花魂灿如许,人间别样情(京华剧评) ——观舞剧《花界人间》

日期:2018-11-08 11:04:44  浏览:  字体:   来源:人民网


      为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而创排的舞剧《花界人间》,日前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虽然是以神话故事为题材,这部剧却焕发着生生不已、鲜活跃动的现实生活气息。它的华美是由于深邃,它的欢乐是由于辛劳,它的厚重是由于悠久,它的魅力是由于独特……它像初绽的花朵那样照人,如早春的竹笋那样向上,显示出光泽喜人的成就。

  首先,也是最难能可贵的,是这部舞剧展现了壮族的创世神话,描述了壮族先民对生命、对人生、对人间世界的哲理性解释和无比美妙的想象。

  序幕,花神姆六甲繁衍出许多美丽的花朵,这些花朵将要到人间去,化为一个一个男男女女,去经历人生。剧中的女主人公达棉和男主人公布壮就是从上天花界走出来的花儿中最美的两朵。达棉与布壮在人间创造出美好爱情,历经被诱惑、被折磨、被压抑,终究突破束缚,在与幽灵蜘蛛的殊死搏斗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尾声,达棉与布壮的花魂重新升入上天花界,再次成为姆六甲身边的花朵……

  人从花中来,魂归花中去,这是多么美妙的想象,多么庄重的阐释,又是多么高尚的追求。

  这样的架构寓意着壮族先民对祖先的崇拜——实质是对文化传承的坚守,以及对自然的崇拜——实质是对伟大创造的憧憬,是地域特色与中原地区传统的融合,渗透着改天换地、敦睦修德、勤劳智慧的精神,体现着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精神文化的丰富性和同一性。而这,或许是《花界人间》最重要的价值。

  女主人公达棉的塑造值得关注。她是姆六甲繁衍出来的花魂,然而,导演和演员没有刻意显示神的不凡,而是处处以普通壮族姑娘的行为举止使其显得亲和可爱。她和青年男女一起劳作,摔稻谷,跳起打砻舞;挥杵杆,喊出号子歌。她东飞西舞,活力四射,与小伙子们嬉笑打闹,以不加掩饰的含情目光盯住心爱的人,俨然就是一个俊俏调皮的村姑。她开朗中的单纯,预示着必将经受迷惑和煎熬;她活泼中的美好,昭告着将与丑恶泾渭分明;她幽默中的智慧,决定了她可以战胜横逆。最为感人的是,她被幽灵蜘蛛诱惑后,历经痛苦磨难,好不容易被布壮救出魔窟,返回族人之中;可幽灵蜘蛛以“恶之花”泛起“欲望之海”,再次诱惑善良的人们时,看穿这种鬼魅之态的她,不顾一切地想要解救乡亲,最终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个戏剧行动,完成了达棉艺术形象的升华。

  特别要说的是达棉那块浅蓝色手帕的七次出现,犹如贯穿全剧的金色丝绦,将男女主人公的戏剧性关系描绘得缠绵曲折——第一次出现,在打谷场上,手帕历经了三送三还,刻画了达棉的执着,布壮的憨实,爱情在萌芽;第三次出现,达棉被幽灵蜘蛛的恶之花刺伤,布壮用手帕为之包扎,爱情充作了抵御丑恶的力量;第五次出现,是达棉、布壮和幽灵蜘蛛的一段三人舞,达棉几近崩溃,但当她凝视展开的手帕,抵抗的力量油然而生;最后一次,则是在达棉牺牲自己、解救众人之后,醒来的布壮发现了那块手帕,他用手帕将两人的手臂捆在一起,同生共死,一起回归花界,生命与爱情由此而变得更美丽。手帕这一关键意象,使全剧的情感表达更加细腻,线索也更为清晰。

  从舞台呈现可以看出导演的匠心独运。为了整个舞剧的诗意表达,主创团队营造出幽远的苍穹,神秘的星汉与或坠落或升腾的星光,仿佛打开了无尽思索的天地。姆六甲的造型庄严而温柔,三层花坛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美轮美奂,完美表达出“女神”应有的意境。幽灵蜘蛛的表演更是堪称出神入化,深紫色的衣装、惟妙惟肖的肢体语言,完美地模拟出蜘蛛的外形与幽灵的恶毒本性;而幽冥之境众多蜘蛛出现时,则写意地以演员衣服上的荧光彩条来意指蜘蛛表皮的斑纹,不求形似却十二分神似。

  《花界人间》这类好作品的出现,无疑能让我们对舞剧寄予更高的期待。

  • 上一篇:
  • 下一篇:
呼叫热线:0886-3629331 服务邮箱:571422912@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6-3629331 1770886486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D-2015-007
ICP备案号:滇ICP备10003815号-1 滇公网安备:53332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