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山民铲“祖业”

日期:2018-11-09 11:15:48  浏览:  字体:   来源:新华网 作者:赵珮然


  新华社昆明11月8日电 题:峡谷山民铲“祖业”

  新华社记者赵珮然

  普路恒终于狠下心,把祖祖辈辈都种的包谷地铲了,改种中药材——草果。眼看着草果产季将近,普路恒盘算着,明年在溪边的林地也种上这“致富金果果”。

  普路恒一家世代住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鹿马登乡亚坪村,这里是高黎贡山深处。怒江州地处中缅交界地,98%的国土面积是高山峡谷,是我国最贫困的“三区三州”之一。

  亚坪,在傈僳语里意为“悬崖”,地形险峻可见一斑。10多年前没通路,村民从最远的村小组到乡里,需要两天。

  普路恒从有记忆起,房前屋后、悬崖陡壁,所有耕地都种着包谷。“把包谷种好,就不会饿着。”这是父亲临终前对普路恒说的话,普路恒把包谷看做一家人的命根子。

  成家后,普路恒每天忙前忙后,侍弄那10亩散落着“挂”在峡谷陡坡上的包谷地。早上一碗包谷饭,下午一碗包谷饭,没事也要到包谷地巡上两圈。

  与怒江大峡谷里其他地方一样,亚坪村山高谷深,光照、肥力都不足。普路恒精心呵护,一亩地最多也只能产100多公斤包谷。10亩包谷地只能保证家里人不挨饿,根本赚不了钱。

  金灿灿的包谷,并不像它的颜色一样给峡谷山民带来致富希望,反而加剧了水土流失,埋下滑坡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隐患。辛勤劳作却找不到致富方向,妻子患病也走不出大山,贫穷像“包谷根”一样扎在这山里。

  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大批扶贫干部扎进脱贫攻坚一线,把党的扶贫政策带到大峡谷的田间地头、火塘边。

  “种包谷,没出路。”驻村扶贫工作队召集村民开会,带来一批政府补贴的草果苗,向村民宣传亚坪背阴湿润适合种经济作物草果,等挂果了一定能卖好价钱。站在人堆里的普路恒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不应声,散了都去收拾包谷地。

  村民不积极,党员带头种。没草果苗,政府有补贴。不懂技术,专家来培训。第一批响应作物调整的种植户在挂果后尝到了甜头,1亩草果平均产值是包谷的5倍以上。

  基层干部一次次来家里劝普路恒调整种植作物,可父亲的话言犹在耳,普路恒仅在林地上试种了几亩草果。

  村里的变化悄然发生,包谷地一片片变少,村民祖祖辈辈吃的包谷饭变成了大米饭,一日两餐变成了一日三餐,人畜混居的杈杈楼变成了混凝土小楼房……

  结秋叶曾是村里的包谷种植大户,过去一年到头种包谷,六口之家年收入才8000元。作为最早一批铲了包谷地的村民,结秋叶现在已种了50亩草果,尚未全挂果,去年家庭收入已过48000元。

  今年普路恒再也坐不住了,横下心把自家最后一片包谷地铲了,这也是亚坪村最后一块包谷地。

  “包谷地铲掉,才不怕穷。”普路恒说,“早点铲就好了。”

  铲了包谷,普路恒买了台除草机,每天蹲在草果地,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

  “今年草果收购价怕没去年高了。”有村民从乡上回村说。

  “不消慌。”村委会主任王路恒回答得斩钉截铁。他的底气并不是凭空而来,村里的草果合作社运行后,将对本村和附近村落种的草果采取集中收购和深加工,提升村民“致富金果果”的附加值。

  如今的亚坪村,除了12500亩草果,还种有云黄连10000亩、重楼300亩、茶叶1000亩。

  2016年,福贡县包谷种植面积65970亩;2018年,这一数据减少为6180亩。包谷与草果的此消彼长中,一个个贫困村脱贫出列,一户户贫困户脱贫摘帽。

  • 上一篇:
  • 下一篇:
呼叫热线:0886-3629331 服务邮箱:571422912@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6-3629331 1770886486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D-2015-007
ICP备案号:滇ICP备10003815号-1 滇公网安备:53332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