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雪峰乞力马扎罗

2022-05-13 10:21:20 浏览:{{ hits }} 来源: 人民日报

在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中,主角最后死于一场梦境:“他看到的,是如整个世界一般的广阔,宏大、高耸,在阳光下闪耀着不可思议的洁白光芒,那是乞力马扎罗的方形山顶。”乞力马扎罗山素有“非洲屋脊”之称,作为非洲大陆上最高的山峰,最为人称道的便是虽然靠近赤道,山顶却常年布满冰雪。冰与火并存,令乞力马扎罗山平添一层神秘色彩,为神话故事提供了绝佳素材。

乞力马扎罗在斯瓦希里语中意为闪闪发光的山,它大约形成于75万年以前的火山运动。在坦桑尼亚人民心中,乞力马扎罗山就是他们的守护神。它的脚下是一望无际的东非大草原,绿草如茵、牛羊成群,人们世代繁衍生息,迎接八方来客。有人说,去坦桑尼亚不能错过两件事,第一件是欣赏草原落日,第二件便是登上乞力马扎罗山。1889年,德国地理学家汉斯·迈尔和奥地利登山家路德维希·普特舍勒第一次登上乞力马扎罗顶峰。直至今天,无数登山爱好者前赴后继,尝试登顶。坦桑尼亚政府为增加当地人的就业机会,不允许游客自行登山,必须雇用向导和挑夫领路和运输。这种做法可谓一举三得,不但能减轻登山者体力负担,还能有效拉动旅游经济,同时促进不同国家民众间的了解与交流。

攀登乞力马扎罗山通常要花四五天时间,有7条不同的登顶路线。在七大洲最高峰中,乞力马扎罗山势较为平缓,却也凶险万分。一般而言,抵达登山入口要经过热带雨林区,道路两旁是高耸茂盛的参天巨树,相伴而生的是密密麻麻的苔藓和地衣。随处可见盘根错节的树根和树枝,不时有猴子等动物在林间来回穿梭。浓重的雾气影响了能见度,给攀登之路留下悬念。走出雨林,道路变得崎岖不平。嶙峋的岩石、多变的天气、泥泞的道路,无时无刻不考验着登山者的耐心与毅力。

随着海拔上升,云朵变幻出多样形状,在蔚蓝天空的映衬下格外醒目,成群的漆黑渡鸦四处寻觅食物,登山者的营帐随处可见。越往上爬,植被越稀少,散落分布的岩石占据了大部分视野,稀薄的空气很容易让人产生高原反应,气温的骤降也使人有了退缩的念头。唯一的慰藉是夜空中闪耀的颗颗繁星,一望无垠的星空能给予人心灵最纯粹的涤荡。不经历艰险怎能得见光明,冲破重重险阻,终于体会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快乐。大片厚重云层在脚下环绕,辽阔的远方在眼中铺展,激动的喜悦在心里回荡。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乞力马扎罗山顶峰,冰川呈现出熠熠闪光的动人景象,无法言说的震撼萦绕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乞力马扎罗山之所以被赞誉为“赤道雪峰”,关键在于海拔5000米以上覆盖着最厚达80米的冰川。最高点乌胡鲁峰有一个庞大的火山口,内壁覆盖着厚厚的冰层,底部耸立着雄伟的冰柱,蔚为壮观。有趣的是,传闻公元2世纪时,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曾在地图上标注出乞力马扎罗,后人觉得赤道附近有雪山实在不可思议,便将其从地图上抹去。1846年,德国人约翰内斯·雷布曼亲眼看见乞力马扎罗的雪顶,上报地理学会,还是不被认可。直到后来,探险家对乞力马扎罗展开深入探测,赤道雪峰之名才为世人认可。乞力马扎罗山是一座休眠火山,蕴含着惊人能量。据科学家测定,近年来,火山口一直在释放气体,火山熔岩距离火山口不远,但没有确切的喷发迹象。从高空俯瞰乞力马扎罗,宛如一棵气势磅礴的通天大树,护佑着非洲大陆欣欣向荣。

遗憾的是,近几十年来,乞力马扎罗山上的冰川快速消融。由于冰川消失,山体显露出黢黑的冻土层,生态环境难以恢复。按照现在的趋势,数十年后,山顶冰川将完全消融。专家分析,一是全球气候变暖,加剧了冰川的融化;二是乞力马扎罗内部火山活动加剧,也使冰川急剧消失。大自然警钟长鸣,当乞力马扎罗的冰川全部融化,地球上失去的将不仅是一座闻名遐迩的赤道雪峰,更是一套极为珍贵的乞力马扎罗生态系统。也许太想目睹赤道冰峰的美景,冰川消融的预警反而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前往登山,进一步加剧生态系统的破坏速度。乞力马扎罗巍峨无声地伫立,凝望着这片站立了数百万年的大地。如果将来,人们只能从故纸堆中回望这座美丽山峰的雪顶冰川,将多么令人遗憾。(徐鹏辉)

(责编:李畅)

责编:李畅

推荐阅读

 

媒体矩阵

  • 怒江日报
  • 怒江大峡谷网
  • 广播电视
  • 怒江传媒
  • 爱在怒江
  • 峡谷怒江
  • 峡谷彩虹
  • ꓠꓳ-ꓟꓵ ꓐꓯ ꓐꓶ

怒江大峡谷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12

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2022000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