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胜:怒江杜鹃花海的 “护花使者”

2021-10-11 18:35:40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 刘江 张旭

undefined

15年,他跑遍怒江辖区高黎贡山、碧罗雪山、云岭山脉;15年,从最低海拔2000米到最高4700米,从未停止过探寻的脚步;15年,自掏腰包30余万元……这所有的一切只为了寻找万紫千红的杜鹃花。他就是,怒江生物多样性保护志愿者赵文胜。

赵文胜,2006年因工作需要到福贡石月亮山开展旅游资源调研。到达山顶,发现一朵从未见过的花在石月亮山洞里傲然怒放,经过鉴别得知这是极不常见的鲜黄杜鹃。平时生活中见惯了马缨杜鹃、大白花杜鹃的赵文胜万万没想到怒江境内竟有像鲜黄杜鹃这样漂亮的杜鹃花种类,这使他心中产生了不可抑制的好奇。

“怒江生物资源丰富多样,仅凭一个人的力量把所有的生物资源都研究出来是不可能的。”长期从事旅游工作的赵文胜从这一刻起决定,潜下心来用毕生的经历走遍怒江千山万水寻尽所有怒江杜鹃花真容貌。

在精心准备了睡袋、登山鞋、雨衣等设备后,赵文胜开始了他独自一人的旅行。每当收集到一种杜鹃花,他就会忘记白天爬山的疲惫,连夜制作标本,记录信息。有时候遇到难以辩识的杜鹃花种,他会几天心神焦虑,到处查阅资料,请专家解疑答惑。

undefined

“每一个杜鹃物种收入囊中都需要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甚至有可能以生命为代价。”赵文胜回忆,为了寻找大树杜鹃的真容,根据线索,有一次他在骑车前往片马时,途中不幸发生事故,被甩到边坡,半个小时以后才苏醒过来。但这样的危险经历却依然阻挡不了他前进的步伐,最终历经5次艰难探索,终于见到了大树杜鹃的真容,弥补了泸水境域内大树杜鹃资料史上的空白。

为了研究杜鹃花在不同海拔的生长规律,2020年,赵文胜利用11天的时间来到高黎贡山主峰嘎瓦嘎普。“其中有7天时间是在下雨,随身携带的衣服都淋湿了,当时感觉心都湿透了。”赵文胜当时心里多多少少有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这次调查让我对杜鹃花的分布规律、演化过程有了深入了解。”

undefined

随着对杜鹃花认知的不断加深,赵文胜对杜鹃花进行了系统性总结,在怒江森林生态和高山草甸生态系统中,杜鹃花是重要的“家庭成员”,怒江杜鹃花占世界杜鹃花的20.8%,占中国杜鹃花的39.9%,仅高黎贡山就分布有147种,其中特有种37种。杜鹃花属中以怒江地名命名的杜鹃物种有多种,在杜鹃花亚属中专有“怒江杜鹃花亚组”。

undefined

“世界杜鹃看中国,中国杜鹃看云南,云南杜鹃看怒江。”为了能让世人更好地了解杜鹃花,赵文胜倾尽15年以来所有的汗水与智慧结晶终于编著成画册《怒江杜鹃花》。这本画册在cop15盛会召开前夕,由云南科技出版社正式发行。

undefined

“他不只是一本画册,更是一座别致新奇、常开不败的书中花园。” “COP15世界物种基因库.穿越高黎贡山”云南生物多样性全媒体主题采访团的记者们翻阅《怒江杜鹃花》后纷纷感慨,这本画册把生物多样性通俗化、大众化,图文并茂、寓教于乐,能够找到杜鹃花与地方优秀传统文化的结合点,既与生态文明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主旋律同频共振,又能满足人们对自然美的追求。  

undefined

“这本画册记录的杜鹃花有130种,在怒江辖区领域范围内还有60余种没有收录在册,今后将想方设法,不遗余力地补齐、补全。”在接受“COP15世界物种基因库.穿越高黎贡山”云南生物多样性全媒体主题采访团记者采访时赵文胜说,杜鹃花资源调查实际是植物学界在与生物多样性退化进行的接力赛,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杜鹃花、喜爱杜鹃花、保护好杜鹃花,人人都为生物多样性保护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怒江传媒中心记者: 刘江 张旭

责任编辑:程玉莲

审核:丰艺清

终审:和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