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赞教师 |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

2021-09-09 14:57:59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清晨,迎着仲秋凉爽的风,怒江州特殊教育学校七年级启聪15班数学老师周灵早早地从家里驾车到学校,下车时,她手里拎着一个手提袋,袋里有她给学生买的生活用品。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jpg

周灵和同事进行教学交流

大学毕业后,通过事业单位公开招考的周灵原本在兰坪县兔峨乡一所完全小学任教,2013年,因家庭原因调入州特殊教育学校,从此与特殊教育结缘。

得知她所从事的职业,有朋友好言相劝:特殊教育是教育战线的“苦活”“累活”,必须耐得住清贫、繁琐和劳碌,需要付出的,可能比普通学校教师多不止十倍八倍。

这一点,周灵说其实进校第一天她就感受到了。

2013年秋季学期,结束为期15天暑期岗前手语培训后,25岁的周灵到学校教务处领取教材,在忐忑中走进了那个叫“12班”的小学二年级教室。

眼前的景象,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学生的专注度没她想象的好,课堂氛围也没她之前所在学校的学生活跃,有些学生在课堂上还会很大声地打着哈欠,有些则会突然站起来……当时,紧张而焦躁的周灵,突然很想即刻就结束教学,但转念一想,孩子的天性不就是好动吗?只要多一点耐心,说不定效果就出来了。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

给学生上课

就这样,那堂课,周灵一边手忙脚乱地维持课堂秩序,一边凭借假期里学到的手语和随时揣在包里的《中国通用手语》一书,笨拙地完成了新学期的“开学第一课”。让她没想到的是,下课后,孩子们把她围在中间,争相用手语和她交流,问她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盈盈笑意里溢满对她的喜欢。“这种毫不掩饰的感情,是我在普通学校感受不到的,他们让我感动。”周灵说。

这一“感动”,让一个25岁的女孩坚守到了现在。对于这份坚守,周灵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每一个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都是‘折翼天使’,他们能敏感地发现别人对自己的付出,并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你的谢意。”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

课余与学生交心谈心

采访中,周灵给记者分享了一个让她感动不已并将铭记一生的故事。2014年的一天,一名乔姓同学因扁桃体红肿导致身体极度不适,得知情况后,周灵给孩子父母打去电话,但始终处于“暂时无法接通”状态,情急之下,她一个人背着孩子,一路小跑到部队卫生队求医。输液时,因为反胃,孩子没忍住,吐了她一身,那种害怕挨批评的紧张表情,让周灵不忍心责备半句。

在孩子自责的眼神中,周灵“轻松”地化解了这一尴尬。这件事以后,每每在校园里遇到,只要看到她手里拎着东西,不管轻重,乔同学都会主动帮着提到办公室,这个沉默男孩表达谢意的方式,好几次让她差点哭出声来。“有时手里什么也没拿,他还是会抢着帮我提肩上的包,一直提到办公室,放在桌上后才肯离开,要么抢着帮我打扫办公室。那份笑容很纯粹、很清澈,让我印象深刻。”

那件事后,“让每一名学生自信地、乐观地面对生活”的想法成为周灵的职业目标。8年来,她始终秉持这样的信念,用爱温暖并叩开一颗颗“封闭”的心灵。“她对学生很有爱心,她的课堂充满活力,学生们都喜欢上她的课。”同事和鹏亮话语里全是掩饰不住的褒扬。

为让这些“折翼天使”更好地康复,周灵如饥似渴地学习专业知识,多次主动申请参加省级特殊教育教师专业能力培训,努力探寻特殊孩子的教学方法、心理及成长发展规律。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jpg

“送教”上门。(受访者提供)

为让这些“折翼天使”更接近正常儿童的生活,周灵和同事付出了超乎寻常的努力,对于那些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无法到学校接受教育的孩子,周灵他们坚持每月“送教”1次。不过,这听起来并不多的“每月1次”,其间备课的繁琐却超乎想象。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

“送教”上门。(受访者提供)

有汗水也有快乐。每次“送教”,孩子的家长都会早早地候在路边,给他们送水,留他们吃饭;而那些接受“送教”的孩子,则会和他们愉快打着招呼,热情地拥抱他们,眼里那份藏不住的期盼和对知识的渴求,在带给周灵他们温暖的同时也时时提醒他们不能懈怠。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

教室里的温馨一角

在特教学校,每个老师都要身兼数职。周灵也不例外,除承担教学任务,还兼任办公室主任一职,协调各项事务。尽管工作繁忙而繁琐,但她每天都觉得自己忙碌而充实,学生的点滴进步、轻声问候、善意举动都让她感到快乐。执教小学那几年,课后很多时间,她都会和同事一起精心制作教具;学生周末或假期离校后,她都会和家长电话沟通,叮嘱有关注意事项。

周灵:用爱呵护“折翼天使”

教学生掌握“七步洗手法”

特教学校的老师也许永远不会有普教老师那份“桃李满天下”的荣誉感,但学生的点滴进步,也会给他们带来小惊喜。

有一名聋生,刚来的时候既听不到声音也不会说话,周灵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教学与努力,让他了解发音的气流,她甚至把学生的手放在自己的喉结处,感受喉结在喉咙里滚动,有时甚至让学生把手伸到自己口腔里,反复练习,直到学会为止。一个关于“分数”的知识点,普校学生两节课就可以掌握,而她的学生则需要一周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勉强记住…… “只要孩子们有一丁点进步,我就很满足。”周灵说,特教学校所有老师都一样,不仅要想尽办法让学生尽可能多地记住一些基本知识,还要通过成百上千遍的重复,教给他们一些基本生活技能,提升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学习知识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教会孩子学会生活上的自理,让他们接近正常的孩子,这是我们作为老师最希望看到的,只要他们掌握生活技能,走入社会后能独立生存、懂得感恩,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也是我们作为老师义不容辞的责任。”

八年来,周灵先后获得州直教育系统演讲比赛一等奖、州直机关演讲比赛三等奖、怒江州“优秀少先队辅导员”、怒江州“优秀团干部”等荣誉称号,并当选怒江州青年联合会第四届委员会委员。在她所参加的演讲比赛中,学生是演讲稿里绝对的主角,这样的方式,让她感到充实而无悔。

“要是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来这里吗?”记者问。“那当然。”周灵的回答简单而干脆。

这位而立之年的老师,把爱播撒给了最需要关怀的“折翼天使”,把最美的年华献给了特殊教育事业,用爱心、执着、坚守呵护学生们隐形的翅膀,让“折翼天使”快乐地放飞心灵。

怒江传媒中心记者:陆娉婷  乔家欣

责任编辑:李畅

审核:和彩云

终审:熊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