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上的坚守

2021-05-17 17:34:21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刘彪 和治成 李文海

提起“国家边界”,你首先会想到什么?铁丝网、栅栏、高墙,还是不可逾越的悬崖峭壁?

其实,事实并非全如你想象那样,国与国之间实际的边界,除醒目的边界指示物外,还可由一个个界桩、界碑,甚至是一条条小路、一道道田埂构成。如此,境外边民“一步跨两国”的情况便时有发生。疫情防控期间,毫无障碍的界桩与界桩之间、界碑与界碑之间,人的坚守就显得尤为重要。

这里所说的“人”,是一个年轻的戍边群体。

一年如一日,“钉”在执勤点上的“90后”

吃扒克执勤点俯瞰 

吃扒克执勤点是泸水市称杆乡境内最远的一个边境点,距离乡政府30公里。因疫情防控需要,2020年3月,称杆边境派出所在这里设立了执勤点。这是全乡极为重要的一个疫情防控点,恰好“堵”在边境小道的必经之地,“扼住了偷越国边境人员的后颈脖。”执勤点负责民警王建荣说。

一听说要在吃扒克设卡点,1994年出生的王建荣“仗着”自己党员的身份,“抢着”来到这个执勤点。这一来,就像“钉”在了这里似的,虽然期间所支部也曾决定让他换勤休息,但他却以“对这里的情况比任何人都熟悉”为由,谢绝了换勤休息的机会,这一驻,就驻到了现在。

一年多里,去过吃扒克的人都发现,原本荒凉边远的执勤点有了变化,一种叫“生机活力”的东西在潜滋暗长。

在称杆边境派出所辅警波华的记忆里,刚来的时候,这个叫“吃扒克”的地方一片荒地,没有电,更谈不上有热水供应,1顶帐篷,1把体温枪,1本登记本,1条板凳就是执勤点的全部“家当”。

“现在可不一样,电通了,住的地方有了,厨房也有了……”护边员东华叶满脸欣喜。

改善吃扒克执勤点条件

从满目荒芜到基础设施相对完备,和王建荣一起执勤的祝文春和东华叶说王建荣“是个能干的人”。

初到执勤点,看看身边的战友,再看看周围环境,稍作迟疑后,王建荣有了主意。执勤间隙,他带着辅警、护边员就地取材,设计、搭建,一钉一锤搭建起简易厨房、厕所,铺设水泥地,安装太阳能……吃扒克从一开始一无所有的荒地到现如今厨房、厕所、宿舍一样不缺,有了一个正规执勤点该有的模样。

 边关虽冷,但因为有了这群人的朝夕坚守,冷月不再无声。

人防+犬防,换来辖区稳定安宁

伴随着硬件设施不断完善的,还有执勤点民辅警、护边员工作能力的不断提升。

疫情防控任务重、管控区域广、人手不够、环境恶劣、视线不好,怎么办?“有抗疫神犬帮我们看着呢。”王建荣笑道。

执勤点有只黑犬,每有陌生人经过就会狂吠不止,执勤人员的排查也随即开展。

黑犬的主人叫赖文忠,也是执勤点上的一名护边员,尽管从没受过任何专业训练,但两只犬在执勤中发挥出的大作用让赖文忠很是自豪。

王建荣带领战友巡逻

“人防+犬防”也是王建荣的点子。不断增加的疫情输入风险,让执勤点所有人的压力与日俱增。一天,到周边村子宣传疫情防控的王建荣看到老乡家的狗对着他狂吠不止,便萌生了一个想法——何不利用狗的灵敏嗅觉来助疫情防控一臂之力?想法刚说出,便受到了大家的推崇,于是,“人防+犬防”的疫情防控新模式诞生,几次实战后很快在各执勤点推广。

闲聊时,战友们让王建荣讲执勤的故事,不善言辞的他笑笑:“也没什么故事,我只是守在这里而已。”

是的,王建荣的工作,就是“守”在这里,雷打不动地带着辅警、护边员在边境小道上巡逻管控,天天如此,循环往复,没有感天动地的事发生。然而,正是这365天默默无闻的坚守,才在边境一线筑起一道坚实的防疫墙,确保了无一疏漏、无一人携带疫情进入辖区。

为爱而来,携手战疫不言苦

辅警熊二华是今年刚换勤上来的,刚来的时候,王建荣对他说,吃扒克执勤点的任务很轻松,还很清静。一段时间后才知道,原来王建荣所说的“任务很轻松”,是10个人昼夜不息地换岗执勤,中间有放松的间隙。让熊二华哭笑不得的是,原来,所谓的“清净”,是手机根本没信号,“想不清净都不行啊!”熊二华苦笑。

“也不是不能打电话,”王建荣说,“但需要走上好几公里才找到信号。”因为这,王建荣很少和家人联系。一次,在与未婚妻通话时,一句不经意的“媳妇,有点想你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未婚妻低低的啜泣声。让王建荣既惊讶又感动的是,没有任何预兆,第二天,未婚妻杨亚萍就辞了工作,只身从临沧老家来到王建荣工作的称杆边境派出所,通过应聘成了一名辅警,从此和丈夫并肩守护大峡谷的安宁。“在一起,不容易,再苦再难不放弃。”王建荣说他一辈子都记得,这是未婚妻杨亚萍见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

王建荣与未婚妻杨亚萍

尽管都在同一辖区上班,但一人在执勤点、一人在所里,30公里的距离,让两人依然处于异地恋状态。从疫情爆发到现在,那个甜蜜的约定被他们一推再推,身着藏蓝色战袍,他们是战斗在疫情防控工作一线的战友。

警民鱼水,源于不求回报的付出。他们不是英雄,但这份坚守,大峡谷将铭记,辖区老百姓更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执勤点附近的傈僳族大哥送来刚煮好的冒着热气的土鸡蛋,乡政府和村委会不时送来慰问物资,更多的村民将加工好的粗粮放在执勤点门口后悄悄离开......

一年零两个月,平凡的他们依然在平凡的岗位上坚守。“不可能每个人都轰轰烈烈,总得有人甘于平凡。”说完这话的王建荣,一转身又隐没在边境小道上。

怒江传媒中心记者:刘彪  和治成  通讯员:  李文海

责任编辑:程玉莲

审核:陆娉婷

终审:熊长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