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阿姆

2021-05-07 09:52:33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李春富

      我在独龙江乡教书时,班里有一个性格内向的小女孩,她来自独龙江上游迪政当村向红小组,她叫杨金阿姆。杨金阿姆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一对美丽的虎牙,还有一双可爱的酒窝。她在班里的成绩并不算优秀,但她的品行却比成绩优秀的学生还要好。我前前后后去她家家访过好几次,对她的印象特别深。

      杨金阿姆小时候非常调皮,但很懂事。有一次,她跟父亲去放牛,牛的尾巴一直摇摆着驱赶蚊蝇。杨金阿姆看见后,停止了玩耍,站在高高的小土堆上严肃地向牛敬起了礼。旁边的父亲看到这情景便问杨金阿姆: “你为什么向牛敬礼呢?”阿姆回答: “是牛先向我敬礼。你看牛尾巴,还在敬礼呢。”父亲摸了摸孩子的头说:“牛确实在向我们敬礼。我也要敬礼。”于是父亲跟着阿姆向牛敬起了礼。然后,父亲坐下语重心长地说: “阿姆,做人要有礼貌。今天你做得非常好,我们要敬畏一切生灵,敬畏自然,敬畏世上的万事万物,敬畏大地天空。我们是万物中的一棵草。”阿姆若有所悟地回答: “我们是草的话,不就被牛吃掉了吗?”父女俩“咯咯咯”开心地笑了,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山谷。自此以后,阿姆一直保留着向牛敬礼的习惯。

      阿姆小时候非常羡慕大人会游泳。在翡翠般的独龙江中游泳确实是一种享受。阿姆很想学游泳,可父亲一直不让她学,因为独龙江水看似温柔,实则暗藏杀机,有时会变成一头凶猛的野兽,生起气来让人害怕。

      曾有个年轻人,因为小瞧了独龙江,下水游泳被卷入了江底。

      父亲一直不想让阿姆接触江水,也不想让阿姆去江边,还用一些鬼故事来吓唬阿姆。阿姆表面上对父亲百般承诺,可越不让学心里就越觉得好奇。于是问父亲: “爸爸,你是怎么学会游泳的呢?”父亲不知如何回答,于是随口说: “我吃了许多活的小鱼才学会的。”阿姆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阿姆约了几个要好的伙伴来到江边,江边浅滩上有许多活蹦乱跳的小鱼。看着那些成群来回游弋的小鱼,阿姆心里想: “难怪父亲说吃了小鱼会游泳。这些小鱼一条条都是游泳健将啊。”阿姆趁伙伴们不注意,偷偷地吞了好几条小鱼,她甚至能感觉到小鱼在肚子里面游泳。

      那天,等日头落至担当力卡山上时,玩了个尽兴的阿姆才湿漉漉地回到了家。父亲见状很生气,于是问: “阿姆你去哪里了?怎么弄得一身水?”阿姆如实回答了父亲。父亲疼爱地摸着阿姆的头说: “傻瓜,吃鱼怎么能学会游泳呢!”在独龙江有一种说法,水会醉,鱼喝了醉的水也会醉。这种说法由来已久。鱼醉了以后眼睛就看不见了,就会游到江边水浅的地方,这时去抓就非常容易。而在我的印象中,独龙江一年四季都在下雨,有时一下就是一个星期。由于经常下雨,独龙江边经常发生泥石流,泥石流冲到江里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这就是“水醉了”。住在江边的人们就是靠这种气味来辨别是否会发生泥石流。如果发生泥石流,住在江边的人们会不顾江水的危险去捞柴火。

      阿姆就是靠这种气味跟着父亲去江边一边捞柴火一边捞鱼的。这时捞鱼会非常容易,因为鱼都在江边浅滩上,用手就能抓得到,这就是所谓的“鱼醉了”。阿姆曾经因为“鱼醉了”而抓到过好多条鱼。

      我也曾看到过有人在江水浑浊的时候捞鱼,鱼确实很多,但自己却因为胆小而不敢下水去抓。因为此时抓鱼需要有面对汹涌江水的勇气,还得注意观察随时会上涨的水势。

      阿姆现在已经上初三了,即将面临中考,我希望她能考出理想的分数,去读一所自己喜欢的学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