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找房到底有没有搞垄断?

2021-04-21 14:51:41 浏览:{{ hits }}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阿里巴巴因为“二选一”垄断行为收到182亿元的罚单后,58同城董事长姚劲波在社交平台喊话,点名其竞争对手贝壳找房搞“二选一”,呼吁国家反垄断按照4%标准罚款贝壳找房40亿元。

  为了证明自己的言论,姚劲波贴出两张贝壳找房的合同,其中有“自愿与平台合作且期间不得为其他渠道提供房源”等表述,即所谓的新房项目“独家房源”。

  对于姚劲波的指责,贝壳找房在第一时间内进行了澄清,回应媒体称“自创立起,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尽管如此,贝壳找房的股价此后还是连续跌去将近10%。数十亿美元市值消失的背后,市场在担心什么?贝壳找房到底垄没垄断?58同城和姚劲波又是否真的是在为老百姓买房疾呼?

  房产中介市场的水,并没有那么浅。

  安居客蹭热点?

  “58同城为何不先管好自己?”姚劲波的喊话很快引发了不同声音。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姚劲波“赤裸裸”地为即将在港上市的安居客炒作。

  理由是就在姚劲波指责贝壳找房垄断的文字之后,他还加上一段安居客的“宣传文案”——“58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希望良性竞争能让行业更公平,老百姓买房更简单。”

  而就在数天前,姚劲波带领的安居客刚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计划融资至少十亿美元。

  这家创立于2007年的房产信息服务公司,在2015年被58同城全资收购,并在2020年58同城从纽交所退市之后,由集团单独分拆出来。

  现在,58同城旗下的几乎所有房产业务,都被一股脑儿装入安居客,其中包括房产信息营销平台安居客+58房产、新房分销平台58爱房,以及房产SaaS系统巧房科技。而姚劲波本人则持有共计13.5%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近年来,随着中国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干涸,58同城的营收和市场份额不断流失,亟需寻找细分和垂直领域,重新树立口碑。

  安居客就是这样一个尝试。本次赴港上市,它对标的正是国内地产中介的龙头贝壳找房。

  贝壳找房从链家孵化而来,2020年赴美上市,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和估值,尤其是其创立的ACN经纪人合作网络(Agent Cooperate Network)模式以及打造的房屋信息大数据库“楼盘字典”等概念,简直就是长在了外国投资者的审美点上。

  目前,贝壳找房的市值大概是610亿美元(最高时曾达到900亿美元),比万科多500亿元人民币,差不多等于两个恒大,是我爱我家、房天下、58同城、易居、房多多市值总和的5倍。

  实际上,安居客和贝壳找房虽然都是找房平台,但是业务模式有所不同。

  贝壳找房主要依靠线上平台与线下门店(链家、德祐、贝壳)的结合,为客户提供可直接交易的房源,其大部分收入来自交易产生的佣金。

  而安居客则做的是纯粹的流量生意,为房东、经纪人和客户提供桥梁作用,本身并不介入交易。招股书显示,2020年,安居客有超过95%的收入都来自在线营销服务。

  但这一切都是过去时。

  借助本次赴港上市,安居客拟从过去的在线营销服务供应商,升级为开放型房地产信息交易服务平台。这意味着,安居客和贝壳找房将直接进入对方的肉搏战攻击范围。

  争的还是流量

  “两方矛盾的起因就是前端的流量之争。”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说,贝壳找房的诞生影响到了58的模式,现在二者都成了交易平台,将会有更多“碰撞”。

  从历史发展轨迹来看,58同城和链家(如今变成贝壳)时不时都会掐上一架。

  最开始的时候,58同城做房产信息网站,链家是房产中介,二者还是合作关系,链家把房源挂在58同城的网站上,并向后者定期支付端口费。

  可惜,这种“和睦”并没有维持太久。

  2018年1月,“寄人篱下”的北京链家与另外两家中介联合向58同城表态,如果对方不停止端口提价等行为,就将集团所有的房源一起下架。仅仅三个月后,愤怒的链家自起炉灶,他们在链家网的基础上,发展成立了贝壳找房。

  自创立之日起,贝壳找房的定位就是一个开放平台——不仅允许外部合作方和加盟方进入,个人房东和经纪人也可以发布房源。

  用链家创始人左晖的话说:“贝壳要让这个行业从最底层燃烧……这是根本性的商业变化。”

  实践证明,该模式一上线,就获得了迅速的发展,也很快招致以58同城为代表的其他中介平台的抵制。

  比如,姚劲波就曾在公开场合控诉贝壳“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将房源、客源优先推给关系密切的链家和德祐交易。2018年6月,58同城联合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房屋中介成立了“反贝壳联盟”。

  2019年4月,双方的恩怨终于进展到对簿公堂。

  其中,安居客指控贝壳找房“不正当”经营,盗用其房源和图片,要求其赔偿9000万元人民币,而贝壳也不是软柿子,它以同样的理由反诉安居客,并向其索赔1亿元,双方拳打脚踢,火药味十足。

  贝壳一旦拥有了定价权,就危险了

  实际上,除了58同城等竞争对手的指控起诉,自成立起,对贝壳是否涉嫌垄断的质疑,一直没有停止。

  2021年以来,贝壳找房陆续在国内部分重点城市,包括上海、深圳、广州、成都、郑州、重庆等地上调中介费,从过去2%涨至了3%,其中买家承担2%,卖家承担1%(过去是0%)。

  这大概比市场的平均水平高出1至2个点,按照这些地区的房价估算,每一单能多挣数万或者更高。

  “房地产经纪市场集中度越高的城市,房源信息也越是大量集中在头部经纪公司的手中,房地产经纪市场的垄断性越高,买方和卖方的议价能力也就越弱。”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在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

  据行业人士透露,除去二手房存量房市场,贝壳在新房渠道业务上也开始针对开发商提价,而财务报表数据显示,过去这项业务贝壳收取的佣金率在2.77%左右。但是早在2019年,就曾传出贝壳垄断部分区域新房营销渠道,提升新房代理分销费用的消息。

  以北京为例,从2017年到2019年,贝壳的新房渠道费率已经从1%以下,上升到5%至8%,部分项目达到10%以上。

  莫天全曾公开表示,近几年盛行的一二手联动的新房销售模式,存在个别经纪机构利用垄断势力抬高佣金的情况,扭曲了新房市场的正常运行。

  为了摆脱既有渠道依赖,国内的龙头开发商都在筹谋自建销售体系,他们通过全民经纪人、线上直投等方式努力拓展自身获客能力,也有一些试图通过并购整合线下的小型经纪公司,发展自己的中介平台。

  而社会上对链家的非议也波及到其租房平台“自如友家”,疫情之后许多年轻租客表示因为不方便换租,续签又被强行涨价10%-15%,还有一些附带的“强制条款”。

  部分消费者质疑:都说互联网减少了沟通成本,交易也变得越来越简化,中介费却越收越高,这是什么道理?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说,贝壳最大的问题是拥有了定价权。“贝壳为了做行业领头羊,为了获得资本认可,一直采取高投入策略,走向垄断,而一旦形成垄断,各方面都会涨价。”胡景晖认为,定价权和垄断越高,风险越大。

  “从行业的良性发展来看,贝壳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胡景晖说。

  需要反思中介市场的垄断和规范问题

  招股书显示,贝壳找房2019年共计实现2.13万亿元的GTV市场交易总额,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京东,仅次于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交易和服务平台。

  赴美上市的时候,《华尔街日报》曾评论说:“它(贝壳找房)可不是一家普通的中介领头羊,更像是居住领域的互联网平台巨头。”

  2020年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彼时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回应,“该征求意见稿针对取得巨大市场份额的大型互联网公司。贝壳刚刚成立两年多,所在的住房交易市场规模达到32万亿至35万亿元;2018年的市占率只有5.3%,2019年达到9.1%。2020年大概达到了12%-13%。”

  应该说,这个占比并不算高,可能很难被认定是垄断。但是和此前阿里巴巴的垄断界定争议类似,业内有专家认为,随着互联网进一步成熟,未来房产中介的市场集中度将不断提高,而贝壳拥有技术、资金和流量各类优势,走向垄断将只是个时间问题。

  也有专家认为,市占比不能简单地算个全国的总数,应该分地区来看。

  “房产交易平台是否存在垄断,应该以每个城市的市占比来分析,而不应该看全国稀释后的市场份额。”胡景晖说,因为中国房地产市场有着很强的地域性,目前主要交易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而房价偏高等社会问题也都出现在一、二线城市。

  而在这些城市,贝壳找房的市占率都很高,这就可以解释为何一些中小中介及消费者“体感”认为贝壳垄断了市场。

  “贝壳是否存在垄断行为,需要监管部门的调查和认定。”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认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在平台型公司做大后都会或多或少存在,影响市场竞争的秩序与行业进步。

  “不正当竞争、霸王条款等和垄断行为是有差距的,直接以此来界定企业具有垄断行为还不成熟。”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说,但是这也令大家反思,如何去衡量房地产领域的垄断行为。

  “总之,房产中介行业规范确实需要继续探路,包括企业如何合规经营,真正让平台的价值做大。”他补充说。(记者 胡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