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桐花惹乡愁

2021-04-19 16:42:15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李仙云

人间四月天,最是一年芳菲时。一日与丈夫信步徜徉于河岸边,清风逶迤,花香馥郁,蓦然回眸,我竟与林间开得繁盛及锦的泡桐花撞了一个满怀。它们一簇一簇地悬于枝丫间,像一群顽皮而烂漫的孩童,用一朵朵紫炫俏丽的小喇叭,奏起了明丽欢快的“泡桐花之歌”。鸟儿在枝间为它们婉转鸣唱,几只翅膀艳丽的花蝴蝶在蹁跹起舞,蜂儿“嗡嗡”地轻吻花蕊……从花枝间仰望悠悠白云,我不由得神思飘缈。

故乡的庭院就有一株高大的泡桐树,每年四月,那好似倒挂铃铛的泡桐花就一簇簇挂满枝间,开得如云似霞,花团锦簇。每到周末,我就与要好的同学坐于树下,玩着那儿时百玩不厌的“抓籽儿”游戏,有时我们会翻箱倒柜拿出家里的小人书,摆放一堆交换着看。一次看到《红楼梦》中的“黛玉葬花”:黛玉肩担花锄,挂着花囊,手执花帚……这时,恰好一朵泡桐花打着旋儿轻落肩头,我灵机一动,便捡拾起飘落一地的泡桐花,也上演了一出“葬花吟”。那时虽年幼难以领悟黛玉的“质本洁来还洁去,不叫污淖陷渠沟”的惜花之情。但随着刨坑葬花,望着那隆起的一抷小小花冢,我似乎隐隐明了黛玉的那份“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悲凄之情。也是从那时起,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的《红楼梦》,在我的心间植下了一颗诗意的种子。

惠风轻拂,满树泡桐花似仙子荡秋千般惊鸿妙曼,在一片旖旎梦幻的淡紫中,悠悠往事也如潮水般慢涌心间。丈夫说童年外婆家门前就有几株枝干粗大的泡桐树,一到四月,紫色的泡桐花就密密匝匝缀满枝头。外婆与母亲坐于泡桐树下纳鞋底或摘野菜。趁大人不备,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麻溜劲,快速地爬到泡桐树上,满树的花儿散发着“汹涌”的香气,他像个上蹿下跳的小猴子,在枝丫间“肆无忌惮”地摇动枝干, “落英缤纷”间常惹得母亲四处找寻笤帚,想用家法“拾掇”他。一次,他顺手从树杈的燕子窝里摸出两颗蛋,沾沾自喜间被外婆厉声制止,那象征吉祥与平安的燕子,可是农人们心中的“吉祥鸟”,能招来燕子的泡桐树,更是外婆的“心肝宝贝”,母亲又岂容他在树上肆意撒欢。

“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一梦初醒的白居易,满含着离愁别绪,风儿淡淡情思绵绵,满树的紫桐花点燃了他对远方友人无尽的思念与牵挂,只有情诉桐花诗。有人说,桐花的暗淡之美,惆怅冷寂,惟白居易最懂,他是紫桐的知音。那绽放于乡野田畈,兀自开谢的花儿,更像清雅俊逸的隐士,不张扬却自有风骨,难怪王士祯在《蝶恋花和漱玉词》中说: “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人间最美四月天,最是桐花惹乡愁。这个百媚千红的仲春之时,我们流连醉心于桐花间, “永恒的守候,期待你的爱”是它的花语,那兀自芬芳馥郁的花儿,它在静然默守中,让一份真爱随时光化为永恒,它也凝入了我对家乡、对逝去的亲人、对童年时光的无限眷恋与思念。惟愿花常开,月常圆,人无恙,情永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