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行走兰花之坪

2021-04-19 16:41:41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和智楣

小城毕竟地处高原,即使已过春分,一场淅沥的细雨,也能使入春后原本日渐转暖的气温骤然下降。

离兰坪县城不远处,连绵盘亘的雪邦山上,雨雾层层,雪色斑驳,弥漫着一种清冽迷离的氛围,将山脚这座小城浸润在一片春雨绵绵的湿绿阴冷中。

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出门,因为这雨,也因为这料峭的春寒。入夜,黑暗缓缓笼罩大地,远远近近的城市灯火先后点亮。

站在高层居所的落地窗前俯瞰小城,落入眼眸的是袅袅绕绕的人间烟火,红尘滚滚。目光触碰到的地方,有着明暗交织、亦真亦幻的色彩,使我不禁想要走进这雨中,走进这如梦似幻的小城。

撑着把伞,独自漫步城中,缓缓品读小城的夜景。与往常不同,初春夜雨的小城,处于一个静态的地理空间,颜色默然。虽然湿冷,但在五彩霓虹的笼罩下,春色已日渐蓬勃的小城,却被经营出一种微妙的宁静,在夜色里,变得明亮而轻盈。

雨下得迟缓,是那种节奏均匀的细雨,一层又一层,不断延长着雨夜的深度和长度,令思绪的蔓延有了辽阔的空间。一路前行,途径城里那座刻有“兰花之坪”的牌坊时,我停下了脚步。

兰坪,这个西汉隶属益州郡比苏县,如今更名为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的高原小城,因为储藏着亚洲数一数二的锌矿资源,历来有着“绿色锌都”的美誉。在这里,人们常将小城称为锌都,自豪之情不言而喻。可于我而言,却更喜欢小城的另外一个称呼— —兰花之坪。 《孔子家语·在厄》中说: “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谓穷困而改节。”事实上,兰花之坪这个略显低调,却又隽永而充满神韵和风骨的名称,不但带给我一种想要亲近的归属感,还能让我更近距离地触摸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血脉和灵魂,唤起我对这座陌生而古老的城市的尊重与敬仰。

追溯起来,我与小城的情缘其实由来已久,可以倒推至20世纪80年代末。记得年幼时,每年春节,父母都会带上我和弟弟辗转多地回老家过年。小城兰坪常常是我们抵达目的地前的最后一站,每次到了这里,父母都会指着远处的雪邦山告诉我,只要绕过它,很快就能抵达老家那个阳光四溢的小山村。因此,雪邦山和小城也就成为了我生命中另一种意义上的故乡。

带着暖暖的温情与回忆,去年深秋,我在雪邦山下,在小城开始了我全新的异乡生活。在这里,我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兰花、古巷、民居、杜鹃、冬夜围炉、踏歌起舞……梦里的、月下的、雾里的、雪中的……这些我曾经在散文、诗歌、绘画、歌曲里面对过的小城的影子,全都真实地呈现于我的眼前,描绘出我生命中一幅独特的画卷。

而每次站在这座刻有“兰花之坪”的牌坊前,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流,想到千百年来,小城的那些枯荣往事,我都不禁有些恍惚和迷茫。岁月流逝,小城里的一些细节已慢慢被时光淡化,每天都有新的事物上演,每天都有一些人和事退出舞台,唯有那条细瘦的沘江河仍顽强而执着地流向远方,娓娓动人地讲述着那些属于小城的前尘往事。

有人曾说: “品味生活,在于抓住生活的空隙。”一些偶然闯入生活的景和物,往往无意间就能带来那一刻的独自欢愉。在小城,这段偶然邂逅的短暂异乡生活,那些行走在树荫之下、花草之中、屋舍之间的美好时光,那些可以嗅到的弥散着四时自然之香、世俗烟火之气,就像是一碗激情高昂的酒,或是一杯清新芬芳的茶,一点点放慢我的脚步,放空我的心灵,随时随地向我展现出幸福和知足所应该拥有的模样。

毫无疑问,雪邦山下这片开阔而丰饶的土地,小城的明丽,小城的洁净,小城的厚重,小城的豁达,小城的豪迈,小城对异乡人热情的包容和接纳,都让我难以割舍,也无法忘怀。或者说,小城那种浮华褪尽的真实与纯粹,能让我长久以来一直深陷于繁杂世事几近变得荒芜的内心,终于获得一种久违的安稳与舒泰,使我在这里度过的每一个日夜、都成为我美好人生的一种延伸,不断改变着我、重塑着我。

有些人虽在身边,却永远无法走进你的内心深处,而有些人一个转身、一个回眸,都能让你毕生难忘,让生命的河流升腾出一丝暖意,即便擦肩过后天各一方。不得不承认,人与一个地方之间也存在这种莫名的缘分。就像我和小城兰坪,虽然相识于偶然,却相知于必然,即使一朝分离,仍能共同演绎出一段最美妙的相互寻找和相互确认的传奇。或许,人生就是一场漫漫的旅程,总会途径无数个地点,而将无数个地点圈起来,也就成了人生的往复、来路和去路。

细雨依旧沥沥淅淅地下着,站在初春夜雨缠绵又湿冷的街头,我的眼前缓缓浮现出与小城初见至今的每一帧画面。眨眼半年过去,如今的我已成为雪邦山下这座高原小城的一部分,成为这片土地的一部分,成为季节的一部分,成为高处的天空与低处的流水的一部分,就如同日月与星辰,山川与河流,花朵与白云。我与小城的情缘从相见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从此不会终结,再也难舍难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