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鸟为邻

2021-04-01 11:55:07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

鸟群扯开夜的口罩,呼吸一下子变得轻快,它们迫不及待地要把宵禁一夜的话都搁清晨诉说。

麻雀最急,在小区里蹦来蹦去,像不小心跑过钢琴键盘的老鼠。麻雀多,像倒在铁锅里的豆子一样,机灵、敏感。它们“叽叽喳喳”地在枝头欢唱着。

头鸟叫不出名字,体型像雀又像鸠,它站在树梢君临天下。间或一声,空灵,辽远,而后又沉郁、敦厚,像苛刻的琴师在五弦上总找不到让自己称心如意的音调,而后又潇洒、刚毅,又像佐罗的直剑,剑气游走……春分一候,元鸟至。北归的燕子把家安在人们的屋檐,但丝毫没有寄人篱下的自卑 — —在食物的获得上,它们纯粹自力更生。

白天的鸟儿以收声的姿态在树上一动不动,像匍匐的灰尘,偶尔在窗外飘,无声地从一棵树滑翔到另一棵树,仿若寒冬中最后一片掉落的叶子。

每天清晨,我都在固定的时间被鸟声唤醒。有时,我头天熬夜太久,第二天一大早,还没睡够就被鸟声叫醒,昏昏沉沉中,鸟音聒聒不休,总感觉无比闹心;有时,我头天睡得早,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鸟声穿窗,竟觉那声音无比悦耳动听。之后,我便若有所思,觉得鸟的生物钟像闹钟一成不变,日暮便息,天明即鸣。韩愈在《送孟东野序》中说: “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天地时序,自有规律,鸟的晨鸣大概是在提醒或逼迫我们顺时作息吧!让我们像它们一样顺应时序,爱惜自己的身体。

巴西音乐家加巴斯·阿格内里看到鸟儿站在五根平行的电线上,受它们启发创作了五线谱。那些鸟儿的声音在田野上、森林里、城市中,悠远、宁静、自然。它们不光是早晚的歌唱家,也是天生的作曲者。

“一鸟不鸣”的幽是死寂的, “鸟鸣城更幽”的幽是一种健康生活方式的启示。今夜,请关掉手机,早早入睡,等待明天的“歌唱家”把我们从梦中唤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