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福贡: 幸福桥跨越怒江天堑,好日子还在后头

2021-02-11 15:04:27 浏览:{{ hits }} 来源:云南网 作者:

澜沧江、怒江、独龙江,滔滔日夜奔流。昂首之间,峻岭环伺,山高谷狭。行路难,过江难,过活更难。

  千百年来,在云南怒江的人马驿道上,人们靠蔑溜索、竹筏和猪槽过河渡江,令人胆寒。修路难,架桥更难,被困在高山峡谷中的各族群众,不少曾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而今,记者在怒江州福贡县看到,一座座连心桥、幸福桥连通怒江两岸,人员与车辆畅达,山珍与信息一道,迅捷通向四方。

  2月2日晚,福贡木尼玛大桥霓虹璀璨,车辆穿梭,流光映照着曾寂寞奔流千万年的江水,映衬出一幅绝美的图画,远景是1.3万人搬迁安置点的轮廓,身着自己最中意民族服饰的群众,吹起弦子,弹着达比亚乐器,欢歌笑语是最美的和声。

  当天,总长609米、宽20.5米的双向四车道大桥,正式通车交付地方。胡秀花拍完照片拍视频,拍完视频,又和远在宁夏、湖南的工友连线。“看!我们的家乡有全怒江最宽最漂亮的大桥,成了网红桥!等会儿我发个抖音,你们要点赞哦!”

  胡秀花不仅是这座以傈僳语命名大桥的赞美者,也是大桥的建设者。2018年底,中交集团扶贫工作队来到上帕镇珠明林村入村慰问,见到了这个正在地里吃苦流汗,但能说汉语的傈僳女子,就请她当“翻译”,帮组织一批乡亲,参加到公路和大桥建设行列中来。

  “胆大包天”的胡秀花,凭着远近闻名的好人缘、爽利的头脑和会写字、会算账的底子,她先后带出了一支200多人的队伍,配合来滇掏心掏肝、还为建木尼玛大桥掏出1.45亿元真金白银的中交集团,建设家乡,振兴家乡。她参加了包括大桥在内的多个项目,还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工程公司,把队伍带到了省内外。

  “你上次9月份来,肯定要在老桥那边堵很长时间吧?现在一分钟不到,就能从G219国道来到新城区!”胡秀花自豪地问记者。她带出来的怒族、傈僳族工人,眼下一个月至少能挣6至8千元工资。

  “木尼玛不是云南最长最宽最高的桥,但是座富含科技含量、攻破重重技术难关的大桥。”中交三公局怒江项目经理胡青松告诉记者。

  怒江水流湍急,丰水期与枯水期水面高差竟超过十余米,水中围堰施工难度大,当地雨季长,施工安全风险也特别大。当初,大桥的勘察选址、深度设计都遇到不小的难题。他们找到集团,请港珠澳大桥设计团队出手,确保了极高的准确率。“边设计,边施工,边壮大团队,一切为了扶贫攻坚!”胡青松说,集团在怒江组建的是建桥经验最为丰富的团队,就是为了帮助福贡各族群众早日打通幸福桥。

  说起当时建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福贡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李常智告诉记者,建大桥是落实易地扶贫政策的重要工作,是加快全县攻坚脱贫的需要。“大桥通,环线形成,搬迁群众才能吃下了‘定心丸’。城镇化、区域交通联动经济发展的路子也才敞亮。”他说,站在桥头,可以看到搬迁点商铺多了,灯火更亮了,人气更旺了,未来还可带动怒江两岸商贸、旅游全面发展。

  原本家住上帕镇腊吐底村的叶利娜说,现在桥通了,她们在安置点车间做的棒球也好运出去;自己回老家管护草果园、茶园不用再绕路,桥边就可搭车,省了一大半时间。今年68岁的省级怒族达比亚文化非遗传承人波金山说,都是托共产党的福!以前只有梦里面才有这么好的桥、这么好的路、这么好的生活,如今都明晃晃的在眼前。

  “大桥通车,折射出的是变化。”中交怒江产业扶贫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永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老百姓的精神气质都已有了质的变化,灿烂的笑容,积极向上的姿态,为当地“十四五”开局之年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接续乡村振兴增添了动力。2021年,他们将继续与怒江州、福贡县一道,拓展茶、文旅、养殖等产业,在福贡建设两个乡村振兴示范村。“我们牢记总书记的话: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李永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