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画里的记忆

2021-02-11 09:17:52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日报 作者:

小时候,贴年画在我的家乡是一件隆重而又神圣的事。至今,我还能记起儿时的那一幅幅年画……那时候,腊月一过,父母就开始谋划着要购买几张年画 — —财神是必须要买的,正堂屋的墙壁上需要挂一幅中堂画,东墙上需要挂一幅山水画,西墙上需要挂一幅人物画……这么一计划,就知道需要购买几张年画了。

年前,母亲去赶集时,我会叮嘱她要买什么样的年画,母亲都一一答应了,但她每次买回来的年画都不是很令我满意。

有一次,我跟母亲说,要买一套《八大锤》的年画,我在同学家看到过这些画,很好看。可母亲赶完集回来后却说,她没有看到《八大锤》,只买回几幅穿着戏装的女角色年画,我根本不喜欢。等放了寒假,我再到集市上寻找,还真就看到那套《八大锤》,一问价格贵得吓人。我想,一定是母亲嫌这画贵,才买了别的画。

每年,母亲买回新的年画时,我总要先展开看一看,看看哪一幅好,哪一幅不好,哪一幅能吸引我。看着那一幅幅年画,我就如闯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可母亲是不让我多看的,生怕我弄坏了,我看过一眼后,她就立马把年画卷好放进箱子里,还说: “等过年挂在墙上,叫你看个够。”每年,我都会盼着那些五颜六色的年画快点挂到墙上。

等到了年底,把家里的事都忙完了,煮了肉,扫了房子,擦了门窗……最后才算计贴年画。母亲把放在箱子里的年画拿出来,父亲则负责贴年画,我们几兄妹就会围在父亲身边凑热闹,看他是否将年画挂正了。

等那一幅幅年画都挂在了墙上后,我家的房子如换了个样儿似的,有一种金碧辉煌、满屋生辉的感觉。

挂在墙上的年画,我们一家人总是要看上一年。

那些年里,我家买了很多年画,那些画上有戏里的人物,有评书演义里的人物,还有一些山水花鸟画。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张《满江红》。画上画着岳飞站在船上,一手搭剑,一手捻须,向远处望去,身后还跟着几名将领。画上江水波涛汹涌,船帆高挂,一面大旗迎风招展,威风极了。

还有一幅《年年有余》,画上几条形态各异的鱼游来游去,跟活的一样。画就挂在水瓮上方,这最贴切不过了。水瓮里打满了水,画上的鱼就映在了水上,如鱼活在水里一般,美不胜收。

还有一幅年画叫《奔马》,我们把它挂在我家的西墙上。看着看着那匹马好像就真的飞起来了一样,动感十足。我每次写作业时,一抬头就能看到它,很多次我都会看着它入神,好像那匹马冲着我跑了过来……那些年的岁月里,我已经记不起我家的墙上挂了多少幅年画了。那些年画曾经给我带来了很多欣喜、很多意外和很多精神上的充实。如今,年画虽逐渐消失了,但那一幅幅伴我学习、陪我成长的年画却一直在我的记忆深处,让我难以忘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