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韵醇如酒

2021-02-11 09:15:59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日报 作者:

一过腊八节,年的味道就像陈年老酒启了瓶,猛冲、把人的心思给熏得一派陈香。越到年根,人们越忙,扳着指头细数日子安排日程,每一天都有新花样。

哪一天都不能虚度,年前的日子太有限了。

汰洗,下厨,赶年集,购年货,洒扫庭除,蒸馍剁馅儿,心上哼着歌,脸上带着笑,直奔看得见的繁华而去。忙碌尽头是繁华 — —有吃有喝,有玩有乐,有说有笑,有唱有跳。

一年到头,能可着劲儿地高兴,也就是这么一回。

年是酒,是酿了千年的醇酒,让你甘心情愿地大醉。

人说年味变淡了,其实变淡的只一个形式,没了那么多大张旗鼓的手工操作,却多了那么多大张旗鼓的商家促销、买家购物。变的是表象,不变的是年韵。超市、商家,家家门前人喧车涌,看那红灯笼挂成山,看那红春联飘成云,看那团团绕绕,细细密密,如女儿家心事的中国结。过年的味道浓浓稠稠,哪里就淡了呢?

如酒的年韵,究竟是什么样摄人的香,熏醉了我们的心窝?

一提到年,就觉得温馨、就感到激动;一提到年,我们就不由得想家想亲人。年关至,思乡切,漂泊万里的游子即便历尽艰辛也要赶回来;守着家的人更要全力以赴地忙碌,把最美的生活和最鲜亮的自己许给新年。

年韵如酒,它已渗进血液,在情感深处开出一支芬芳的花。

无论身在何处,无论富贵贫困,都阻挡不了那一句质朴的问候 — —新年好!无论多深的积怨,借着新年的由头,都会淡化许多。吃上一顿团圆饭,说些闲话和家常,享一享天伦乐,浓浓的亲情友情,会添上新年的喜庆味儿。到街上走一走,家家笑语,处处笙歌。谁的心都会醉成一粒种子,只等春风一来,苏醒萌芽,展叶开花。

东风吹来满眼春,新年总和春天相伴。早在汉朝,司马迁创造《太初历》,确定正月为岁首,正月初一为新年。四季里面春打头儿,正月初一,便成了春天的节日。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春天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欢度新年,也蕴含着迎接美好春天的情结在里面。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一声爆竹,迎来的是崭新的岁月。逝者如斯,不可再追,辉煌也罢,暗淡也罢,今日起,它们成为一节历史,一段参照。我们且将它做个记号、打个包,封存在履历上。更实在的日子是今天,是今年,是今后……“一年之计在于春。”除夕夜,我们对着旧年道个别,向着新年许个愿,在心里种个梦;在大年初一,在新年的开端,我们打开大门,对着满院吉祥,对着新年的日子说:所有可爱的日子啊,我们已经张开双臂,请你们来吧,来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