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厄哈扒”桑南才:投的是邮件,送的是温暖

2021-02-10 20:03:05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 陆娉婷 杨曜鸿

“托厄哈扒”桑南才2.jpg

“托厄哈扒”桑南才4.jpg

冬春交替,怒江大峡谷寒风凛冽。2月2日,7点半,天还没亮透,收拾好两大包邮件后,头一天晚上就已完成预约投递的桑南才将邮袋绑在摩托车后座上,按了按戴在头上的头盔,接过妻子蜜晓琴塞过来的馒头,说声“走了”,骑上摩托车,便头也不回地向目的地驶去。“年底了,得赶快送,山里的人都等着呢。”

“托厄哈扒”桑南才1.jpg

随着牛年春节临近,桑南才感到包裹明显增多。每天16时左右,从云南省怒江州府六库发出的邮政专车到达称杆乡邮政所,桑南才和徒弟当天下午揽件,第二天上午投递。记者随行采访的2月1日,卸货、消毒完毕,包裹入库已是19时许,桑南才只能晚上加班收揽包裹……做完这一切,仪器显示,当天他收揽的邮件是162件。

桑南才透露,这些天,除了寄过来的包裹,往外发的包裹也多,尤其是腊肉、蜂蜜、泡核桃等土特产,成为在怒江的外地人给家人送新春祝福的首选,从2020年12月底到记者采访当天,桑南才估算,发往外地的怒江土特产近万斤。

1987年,桑南才成为一名邮递员,每月揽件不过200来件,而现在,尤其是山村流行网购后,每天揽收包裹数量增加到上百件,春节前的这段时间更是飙升到每天近200件。好在称杆乡13个村委会的每个山村,桑南才都了如指掌。

“托厄哈扒”桑南才3.jpg

作为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怒江州分公司的一员,桑南才有个好听的头衔——称杆乡邮政所所长。虽曰“所长”,其实兼着投递员、营业员的工作,是个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直到前几年妻子加入,称杆乡邮政所才从“1人1所”变成了“夫妻邮政所”。

桑南才2.jpg

桑南才负责的邮路,辖全乡13个村委会7个投递段,共486公里。在怒江大峡谷,几乎每一条邮路都是巍峨连绵,路似盘龙,出门投递邮件,迎接桑南才的,不是狭窄陡峭的山路,就是汹涌的怒江和深不见底的山谷,建制村通公路后,这已经是桑南才骑的第6辆摩托车了,“平均每天150公里,单是刹车片和大小飞轮,每月就得换一副。”桑南才的无奈写在脸上。

这次投递的目的地是一个叫赤耐乃村的地方,尽管距离乡政府所在地不过20公里,在海拔近2000米的村委会院内侧耳倾听,似乎还能听到怒江美丽公路上疾驰而过的汽车鸣笛声,然而想要抵达,摩托车还得绕完29道拐才行。

这段时间,桑南才送的包裹大到电冰箱、消毒柜、袋装大米,小到化妆品、籽种、零食、养殖用的药品、孩子的玩具,可谓五花八门。“山里的老百姓,和城里人一样依赖网购。”桑南才说,因为春节不少网店要歇业,很多村民都会提前买下必需品。

 其实,像赤耐乃村这样的山里也有小卖部,但因为山高路远,所以价格也高。而桑南才跑的这条邮路,不仅改变了村民的购物习惯,也方便了他们的生活。

桑南才1.jpg

“托厄哈扒”桑南才6.jpg

绕过“29拐”,白雪皑皑的碧罗雪山脚下,山窝里终于出现了一处村落——赤耐乃村,桑南才刚停好摩托车,在路边放羊的老人就迎了过来,“咋个今天就上来了,过两天送来也不耽搁嘛!”老人名叫六月华扒,想着过完年就得种庄稼,于是花12元钱让儿子帮着在网上购买了一包南瓜籽种,头天晚上桑南才电话预约投递时,他告诉桑南才自己这段时间都在山上放羊,可能不方便投递,想不到今天包裹就到自己手上了。“早点给你送到,我心里才踏实。”桑南才说,他生长在大山里,知道山里人的渴望,更了解山里人生活的不易,“一份南瓜籽种虽然不重,但在我心里,它就是村民对我的信任,我不能辜负这份信任,何况,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因为记者的跟拍,大大降低了桑南才的投递“效率”,加上一路的熟人,人家刚打招呼,他就停下聊上两句,等完成赤耐乃村的投递工作,已接近下午3点,桑南才只能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就着山泉水啃起出门时妻子塞给他的早已冷硬的馒头,稍事休息后又骑车下到怒江美丽公路上,向南行驶几公里之后拐上另一条陡峭的通村公路,向着与赤耐乃村遥遥相对的称杆村委会进发。

按邮政系统推行的“普遍服务”(简称“普服”),距离乡政府35公里范围内的,邮递员每周不得少于5次投递,也就是说,即便每天只有一张报纸,桑南才都需要跑一趟。称杆村是桑南才每周必跑5天的邮路,网名“逸尘优兰”的收件人几乎成为他每天投递的对象,“化妆品、大米、电器、被子,几乎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都成为她网购的对象。”在频繁给对方投递邮件中,桑南才同时感慨网购给村民生活带来的大变化。

每次投递负重近百斤,天不亮就出门,满天星斗才返回,每月要跑4500公里左右,经过13个村委会,翻越数不清的大山,平均每月要穿坏1双胶鞋,“特别是七八月份,雨季,鞋子随时泡在雨水里,不经穿。”然而桑南才又说,“普服”是邮政生命的一部分,让普服惠及千家万户,服务好“最后一公里”,他义不容辞。

“托厄哈扒”桑南才7.jpg

桑南才义不容辞的不仅是大力推行邮政“普服”,还利用自己熟悉电商平台销售优势,在春节前夕通过邮政“邮乐网”和“优帮帮”电商平台,主动请缨,跨乡、跨县帮助村民销售土豆、蜂蜜、羊肚菌、仿野生天麻等怒江土特产品。看到村民面临滞销的产品变成订单,他很开心;看到来自外地的新春礼包,经过他的双手及时送到客户手中,他也很开心。33年来,他经手的100余万件各类邮件,从来没被投诉过,这让他很是自豪,因为这,他被群众亲切称为傈僳山寨的“托厄哈扒”(傈僳语,意为“送信人”)。 为了让大家随时找到他,桑南才几乎没离开过称杆乡这片土地,33年来,周围的人有的外出打工,有的靠养殖发家致富,桑南才也曾动过别的念头,但最后还是选择留在了这条“一个人的峡谷邮路”上。“因为邮包上有‘中国’两个字,我就得为国家做事,就得认认真真把工作做好。”桑南才说。

“托厄哈扒”桑南才8.jpg

这样的坚守,赢得了山村群众的信任,2020年,桑南才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身上光环多了,但本色没变,崎岖山路上依然是他骑着摩托车、背着邮包的匆匆身影。

从事邮递员工作33年来,桑南才也见证着家乡的发展和变化:刚参加工作时都是步行送邮件,出去一趟,五六天才能回到所里;现在公路通了,很多地方骑摩托车就可以到达,当天去当天就能回。最开始那几年,1个月只有70—80件邮件,现在1个月的邮件和包裹能到5000件左右,1天的量比过去1个月还多……

随着巩固拓展脱贫成果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步伐的加快,桑南才对未来充满信心,“我相信邮路会越来越好走,乡亲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过!”

一天的跟拍结束,回到所里,桑南才拿上试机卡,来到24小时自助银行服务设备上试机,确认设备运行正常后才开始卸下一天的装备。此时,已是华灯初上,街边路灯投下的光,把桑南才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怒江传媒中心记者: 陆娉婷 杨曜鸿

责任编辑:程玉莲

审核:祝林华

终审:和  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