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

2021-01-25 10:58:32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日报 作者:和智楣

朋友喜欢书法,闲暇时,总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写写画画。无事可做的日子,我会去朋友的书房坐坐,和朋友喝茶聊天,看她写字,晒字。事实上,几乎每次去,大部分时间都是朋友在专心致志地写,而我坐在一旁,安静地翻看她随意摆放在案头的书。

我很喜欢这种稍显素净的氛围,甚至可以说有点情不自禁地迷恋。也许是清晨,也许是午后,更多则是黄昏微茫的时分。

我和朋友虽然共处一室,却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大的书房里,静静流淌着的常常只有淡淡的墨香、微微的霞光、和窗外不断涌入的清风。每次,我都能从这样的氛围中,获得某种温暖的情感治愈,一呼一吸间,会生出一股安详悠然的味道,沁人心脾。

不过多干涉,也不过多询问,即使谈及近况也只是点到为止。这是我和朋友相交多年的模式,张弛有度,亲密有间,从不纠缠。仔细想想,也许正是这种适当的留白,不试图走入对方私密领地的素淡交往,我和朋友的友情才能维系近20多年,拥有一段难得的轻松惬意的关系。

印象中,留白的说法最早来源于国画,说的是画如果过满过实,在构图上就失去了灵动与飘逸,显得死气沉沉。这时候如果留下适当的空白,便有了无尽的奇思遐想,充溢着风神气韵,令人浮想联翩,意蕴悠远。

我不懂画,但曾经慕名欣赏过南宋绘画大师马远的两幅画作,都是国画中留白运用的典范。一幅是《寒江独钓》图,茫茫天地间,一叶扁舟,一钓鱼翁,几笔柔和的线条轻轻勾勒出水波的涟漪,大片大片的留白,烟波浩渺,雾气氤氲,满幅皆水。而另一幅《云舒浪卷》图就更简单了,画里只有一片气势汹涌的浪花,万物隐退,天地浩大,气吞山河的巨浪滚滚而来,真是无物胜有物。

除了运用于艺术领域,留白也是一种人生境界与格局,其中尽显美的韵味,既可以雅俗共赏,也可以融会贯通。而一旦落到现实的生活里,留白便成了一种智慧。生活中,但凡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的人们,一定都是善于留白的高手。不急不躁,懂得给心灵放假,懂得取舍,懂得慢下来。既懂得付出真诚真情,更懂得自尊自爱,把性情放养在光阴里,用一生的时光来修炼自己,不但能参悟这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也能包容和接纳人间的酸甜苦辣和冷暖交替,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年纪渐长,我开始懂得节制、自省,懂得了留白之美。无论是应对亲情友情爱情,还是待人接物处事,适度的留白已经渗透进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我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人到中年,那些生活的烽烟四起、兵荒马乱,常常会无声无息地消弭化解于留白的进退之间。这样的领悟很微妙,也很神奇,能让我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突然明白那些曾经的不圆满、不如意,都只是生命的点缀,是时光给予我的最美的馈赠。

作家林语堂曾说: “看到秋天的云彩,原来生命别太拥挤,得空点。”太过丰腴的人生,仓促得就像一场粉艳的梦,往往没能开出硕大艳丽的花朵,便会随着雨打风吹而去。留白,方能走得长远。因此,当生活陷入困境,左右奔突却寻不到出口时,不如放慢节奏,给自己留一片“空白”,从繁华和喧嚣里抽身而出,认真倾听内心的声音,等一等灵魂的脚步,将蒙蔽心灵的尘埃拂去,重获平静和安详,独守心灵的一方净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