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21-01-05 17:28:04 浏览:{{ hits }}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翁洹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20年12月18日,独龙江小学的孩子在上体育课。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07年10月17日,在云南的独龙江乡里,小学生下课。这里的学生90%都是独龙族的小孩。两年前学校旁边竖立了移动信号塔,这也是中国最后一个通手机信号的乡。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20年12月17日,迪政当村的文面女李文仕在家里的客厅里,后面是习近平主席接见她的照片。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07年10月19日,在独龙江乡的肖哇当村里,98岁的腊配乃是村里唯一一个文面女。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在独龙江上游的村子,文面女李文仕活了大半辈子,终于在2015年1月大冬天的时候,坐车穿过刚修好的独龙江隧道,第一次到达省会昆明。独龙江隧道的开通,也标志着这里每到冬季便大雪封山、与世隔绝的历史成为了永远的过去。

独龙江的交通史可谓一波三折。1964年之前,进出独龙江的山路更为险峻,有时甚至需要攀岩,来回一趟贡山县,往往需要半个月。1964年,独龙江乡至贡山县城的人马驿道建成,人工开凿,全长65公里,仅一米多宽。走这条路,得两天一夜,还要在雪山上住宿一晚。

20世纪60年代开始,当地政府组建国营马帮,在进入独龙江人马驿道上建立了“东哨房、西哨房、其期、三队”四个歇宿点(转运站)。每年大雪封山之前,六百多吨粮食和其他生产、生活物资通过国营马帮运进独龙江。马帮运输队来回一趟独龙江需要10天,最多时一天有五百多匹马负重穿行于人马驿道。这支国营马帮队一直运行到1999年。

1999年,投资1亿多元、全长96.2公里的独龙江简易公路建成,结束了我国最后一个少数民族地区不通公路的历史。但这条老路结构承载能力低,抗灾能力极弱,特别是高黎贡山黑普坡罗隧道两端各约12公里,每年有半年的大雪封山期,此段道路便无法通行。

2014年12月20日,独龙江隧道通车,从独龙江乡到贡山县城,行车时间缩短到3个小时,大雪封山也随之成为历史。有了这个隧道,独龙江迪政当村的李玉珍可以去昆明看病;文面女李文仕家种的草果也可以很快运到贡山县城卖钱;大学生肖龙也可以从之前最快要花五天才能回到北京的学校,变成现在只需要三天。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20年12月17日,李良云13年前在独龙江开小卖部,现在开起了乡里最大的超市。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07年10月17日,在云南的独龙江乡里,来自四川的孙英在乡里最大的农贸市场摆摊,货物都是从最近的县城贡山运过来的。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20年12月17日,贡山来的马夫在帮来白小组的村民装卸装修用的石子,他脚下和身后都是国家为独龙江修的大桥和安居房。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国脱贫攻坚影像志·故事 | 独龙“传奇”

2007年10月17日,在云南的独龙江乡里,江对岸的村子小学生回家要过一条简陋的铁索桥。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也就是在这一年,云南省委省政府实施的“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脱贫”帮扶三年行动开始,独龙江两岸建成安置点26个,安居房1068户,全乡群众告别篾笆房、木楞房和木板房,入住具有独龙族色彩的崭新砖瓦房。

从湖南来独龙江做土产生意的李良云回忆:隧道开通之前,“县城采购进来的猪肉要先冷冻起来,再运进乡里。不然路上十多小时,到了乡里就臭掉了。”他13年前开的小店,如今已是乡里最大的超市。他说顾客的变化很大:“乡里的人以前钱很少,来店里买东西的人一天没几个。现在家家户户都至少有几万收入,花钱也不用多想。”

独龙江乡村民的收入增加,应该归功于贡山独龙族老县长高德荣。2007年,在高德荣的引导下,独龙江第一片草果在孔当村试种。为推广草果科学种植,高德荣在孔当村公路旁建了一个草果等经济作物科学种植培训基地。在他的扶持和林业部门的帮助下,草果很快成为独龙江两岸的一大生态产业。

2018年,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整体脱贫,独龙族整族脱贫,当地群众委托乡党委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这个喜讯。2019年4月10日,习近平给乡亲们回了信,祝贺他们来之不易的成果。

背景资料

“三区三州”是国家层面的深度贫困地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难啃的硬骨头。其中,“三区”是指西藏自治区和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四省藏区及南疆的和田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四地区;“三州”是指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

来源:南方周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