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福春:村庄创业解“乡愁”

2020-10-14 18:27:01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陆娉婷 王玉林 和倩 李美晶 秦靖雲

每晚,枕着窗外的宁静,和福春总情不自禁回想过往,尽管这里是他从小到大生活的村庄,有着“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的夜。

从2002年怒江州民族中专经济林果专业毕业到2018年,在外面打拼的16年,和福春换过很多工作,在酒店当服务生,赴广东追梦,进电厂上班,到电网公司从事高空作业,回福贡县城跑出租车,但无论在哪个岗位,和福春总觉得自己“和城市格格不入”。2018年,因患病的奶奶和母亲相继离世,37岁的和福春辞工回了家,承担起陪伴父亲的责任。

和福春饲养的七彩山鸡

“不管走到哪里,我就是个农民。”选择遵从内心的和福春回到老家福贡县鹿马登乡赤恒底村娃底三组,重又过起夏天在院里支起桌子吃饭、走在村里遇到的都是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熟人的日子。

村里几乎见不到同龄人,即便没学历的,大部分也都选择了外出务工。回到村里的和福春,开始琢磨起做点什么来。结合赤恒底村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他决定借助网络学习鸵鸟、竹鼠和黄牛的养殖方法,并于2018年7月和10月分别从山东、贵州和福贡集市或网购或实地议价购进22只鸵鸟、100只竹鼠和8头黄牛。但很快,和福春就发现,网上教程和实践是两码事,因管理不到位,3个月后的2019年年初,购进的竹鼠就折损了一半,好在经过不断摸索,这一年,幸存的50多只竹鼠繁殖至200多只,但意外也不期而至,今年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原计划出栏的竹鼠被政府按规定回收。而饲养了一年的黄牛,也因养殖与屠宰的断链,在牛贩子对价格的绝对控制权中以不赔不赚告终。受场地限制的22只鸵鸟,最终也未能给他带来收益。

村民饲养的土鸡

现状带给和福春的,除经济上的损失,更多的是屡败屡战的韧劲。不信在农村就不能“做出点事”的他,稍事休整后又开始为“做点什么”对着互联网琢磨起来。一番对比之后,七彩山鸡成为首选,“一方面觉得这个品种的鸡饲养方法和土鸡差不多;另一方面是因为临近的村子也有人养殖,万一遇到问题也方便请教。”打定主意后,和福春从淘宝网上各购进100羽脱温土鸡和七彩山鸡,在他的精心饲养下,成活率均达99%,且逐渐有了收益。

看到和福春“捣鼓”出了名堂,一些村民也委托他帮着从网上订购鸡苗。看着养殖热情高涨的村民,从光照到通风,从分群到防病,和福春都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掌握的技术向村民作了传授。

问题随之而来。随着全村饲养土鸡农户的不断增加,让销售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一番思量之后,和福春作出决定:薄利多销卖掉自家饲养的土鸡,走帮村民销售的路子。

和所有农村青年一样,和福春也用微信,但不是为了“打发无聊”,而是用来“谈正事”的,微信中的740多位好友,本土居多,也有分布在昆明、江苏、上海、广东、北京的,通过快递品尝过他加工的土鸡和七彩山鸡的不少于三分之一。随着在昆明打拼的怒江人的不断增多,吃到“家乡味道”的微友不再满足于只喝到纯正的炖鸡汤,大峡谷人烹制土鸡的独门绝技——漆油鸡成为他们通过味蕾品咂乡愁最直接也最迫切的寄托。

真空包装后即将通过快递发往外地的漆油鸡

除借助家禽脫毛机脱毛外,每有微友下单,从开膛、清洗、切块、炒制、包装,所有环节,和福春全靠“纯手工”完成,并将这些环节录制后发送给微友,“让他们放心,同时也督促自己不能在任何一个环节耍马虎。”土法柴火烹饪,留住了漆油鸡的原味,也唤起很多在外漂泊的怒江人记忆深处的那缕乡愁。

口口相传和微信朋友圈的扩散,让更多人了解了怒江漆油鸡并接受这一独特口味,今年5月、7月和9月,中山大学一位教授在朋友的推荐下先后3次向和福春订购了真空包装的漆油鸡,觉得“味道很独特”后又推荐给了上海的朋友。和福春说这是他以前从未预料到的事。每月收入4000元左右的微信订单,让他觉得做微商“妙不可言”——既帮村民解决了后顾之忧,又让自己有赚头,可谓“双赢”。

赤恒底村土豆豉

外出考察回来后,和福春又有新打算:建一间加工坊,为下一步申请漆油鸡和核桃油鸡品牌作准备。和福春还有个想法,那就是打造“赤恒底牌”土豆豉,带着村民把家乡的土特产销售得更远更好。

和福春一双儿女都跟着在城里上班的妈妈进城上小学,每月逢“8”,学校会放4天假,这时候,和福春就得往返10多公里,接送自己的两个孩子。

“靠土地去养活一家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媳妇只是合同工,我得有自己的事做。”和福春说,现在的农村已不再是以前的“脏乱差”,他会更加努力掌握一项技能,比如经营客栈,比如把线上线下销售玩得更转,把专属赤恒底村的这份“乡愁”转化为生产力,让自家生活更好,也让家乡更美。

责编  姬政婷  审核  邬俊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