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长假,遨游石月当嫦娥

2020-10-02 17:49:00 浏览:{{ hits }}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

遨游石月当嫦娥

ROAMINGON THE MOON OF STONE

罗金合 摄影

诗人说,怒江的石月亮,是激发灵感的火花;游人说,它是怒江大峡谷的笑脸、高黎贡山的眼睛;飞行员说,它是怒江最好的地理坐标;傈僳人说,石月亮是我们阿傈僳的家园。

这个美丽神奇的石月亮,就在怒江大峡谷中部福贡县石月亮乡境内。站在怒江东岸的公路上,翘首西望便可在高黎贡山山巅窥见一个大山洞,透过洞口可看见背后的蓝天白云。它像一轮满盈的明月,高高悬挂在亘古的山巅,以它的磅礴气势、绝伦的风景令不少游客连连称奇,不少文人墨客更是灵感大发,写下了一篇篇珠玑之作。可是由于从山脚到石月亮,相隔遥远,加之无路可走,大多数人只能在山脚望“月”兴叹。每次路过石月亮,我都有一个奇想,到石月亮里看看,当一回嫦娥。

那年深秋,我们几个伙伴相约去爬石月亮。我们乘车到了石月亮乡,下车后,背着简单的行李,跨过怒江上的吊桥,沿着蜿蜒的小路到了咪俄罗村。村子坐落在高黎贡山山腰,是一个民风纯朴的傈僳族村寨,全村40多户人家就安居在山坡上。为了更多地了解石月亮,我们决定夜宿咪俄罗。村子里,树木郁郁葱葱,每家房前屋后,都栽有油桐、核桃、柿子,把整个寨子遮得严严实实。为采集石月亮的传说,我们分成两组,分头去找村里的老人。晚上回到住处,两组人员把搜集到的传说进行了整理,发现大同小异:在很远很远的时候,在怒江高黎贡山江边住着一对傈僳族兄妹两人,哥哥叫启沙,妹妹叫勒沙。兄妹俩以哥哥上山打猎、下海捕鱼,妹妹在家织布种地为生,日子虽然过得不是很富裕,但生活还过得比较平静、甜蜜。

一天,启沙在怒江边捕鱼时,遇到了出来玩耍的非常漂亮且善解人意的龙王小公主。龙王小公主非常喜欢勤劳朴实的启沙,他们俩一见钟情,相互深深地爱上了对方,于是经常偷偷摸摸地到江边约会。经过一段时间后,龙王终于发现了小公主爱上了人间的穷孩子,非常愤怒,同时激烈阻挠和反对。

可是,小公主已深深地爱上了启沙,一定要到人间嫁给启沙。龙王大怒,将小公主软禁在龙宫中,同时决定惩罚启沙兄妹俩。于是,龙王施出法术,瞬间便下起了倾盆大雨,连续下了七七四十九天,洪水填满了大地上的每一个山沟和深箐,越涨越高,眼看就要漫过高山直逼天空。小公主深知龙王的脾气,早就将未来要发生的事告知了启沙,叫启沙兄妹俩一定要准备好一个大葫芦,只要大雨下个不停时,不要住在家中,一定要躲进葫芦里。当天降大雨不停时,启沙兄妹俩就知道了这是龙王在发怒,将要置于他们两兄妹于死地,于是就躲进了事先准备好各种食物的大葫芦里,顺水漂了七七四十九天。洪水眼看就要漫过高山淹没天空,天神看到人间此景后,立即赐给启沙一把神弩和两支神箭,让他射穿最高的山峰,让洪水永远都漫不到天边。启沙扳起神弩射出第一支神箭,可是碰上最坚硬的岩石而没有穿透,只是形成了一个小洞。接着启沙又扳起神弩射出第二支神箭,这一箭射穿了最高的山峰,洪水就从洞里流走了,永远都漫不到天边了。龙王想以洪水淹没天空消灭人类的计划已完全破灭,只好将洪水全部收回,躲进了深深的大海中不再出来了。启沙兄妹俩得救了,但大地上却荒无人烟,兄妹俩决定分开到各个角落去寻找人类,找遍了大地上的每个角落,只见到飞禽走兽,到处都没有人类的踪影。

兄妹俩找了三年后又在出发点相遇了,天神看到空旷无边的大地上,没有其他人类生存,便授意兄妹俩结为夫妇,繁衍人类。从此以后,人类就一代接一代繁衍下来。而山峰上却留下了又大又圆的石洞,当地傈僳族称之为“亚哈巴”,即意为石月亮。石月亮村是全球傈僳族公认的发源地,至今仍有全球各地的傈僳族不断前来寻根访祖。

罗金合 摄影

次日,我们找了一个熟悉地形的傈僳族阿普当导游,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时而上坡,时而下坎,沿着山脊气喘吁吁地爬到了石月亮下。这时一路满面春风的阿普忽然严肃地说,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敬山神。说完拿了一瓶酒和几张从山下带来的白纸往前走了。回来时,阿普说,我已敬了山神,请山神保佑大家平安来回。大家进去后,谁也不准大声说话,更不能放屁,不准动里面的任何东西,不准乱丢东西。看着阿普认真的样子,我们悄悄地跟着他爬进了石月亮。是谁巧夺天工,把一座悬崖雕琢得如此绚丽多姿?是谁这么高明,在这荒无人烟的高山之巅塑造了如此绝妙的风景?石月亮的西壁,大如桌面、小如巴掌的块块片石一块连一块,一直连到顶端,像镶嵌在建筑物上的大理石。东壁错落有致的巨石成弧形而上,两面的石壁高高支撑着横架的巨石,形成了一个无缝的椭圆石窟窿。石月亮里长满了低矮的灌木林、扫把竹和地衣。东面石壁下还堆积着从顶部掉下来的石头,让人惊奇的是紧贴石月西壁的乱石堆中居然长有一对高约40米的杉树。站在石月亮里,先前那美妙绝伦的石月亮变成了一座高耸入云的石拱桥,一伸手,似乎触到了湛蓝的天空。目光透过洞口,矗立在背后西北角白色平滑的山崖像忠于职守的卫兵,夜夜守卫着石月亮。石月亮周围全是不可名状的嶙嶙怪石,给它增添了不少神秘之感。石月亮前方约30米处,还残留着三棵被火烧死的枯树,高的那棵还残留着枝桠,它们任凭风吹雨打,依然伫立在石月亮前面,似乎在向我们诉说1948年冬天那场大火给它们带来的不幸。站在枯树下对视石月亮,悠悠的白云在后面飘荡,看久了,恍惚石月亮也跟着移动。

站在石月亮里向远处眺望,横亘千里的高黎贡山、碧罗雪山尽收眼底,玉带般的怒江在两座大山的护佑下一直向南延伸。金黄色的油桐与郁郁葱葱的树木从千岭万壑中送来阵阵涛声,那冉冉升腾的云雾与袅袅的炊烟交织在一起,像一幅巨大的立体画,又像一张五彩缤纷的地毯。

罗金合 摄影

看够了石月亮,看够了周围的一切,我们取出皮尺开始实地测量,测得石月亮从西至东内空为32.7米,高约60米,洞口海拔3362米。起风了,石月亮里的杉树婆裟起舞,不停地点头,似乎向我们致意。同去的几位女同胞特意换上了长裙,任风吹乱她们的长发、吹飘她们的长裙,那神态就像广寒宫里的嫦娥仙子。

夜晚露宿在石月亮下的箐沟里,大家发现周围石头的颜色、花纹与石月亮里的一模一样,大家猜想,应该是石头松动塌方,悬空了山岩,才形成了石月亮。带路的阿普给我们讲了许多有关石月亮的故事,他说,我们傈僳人认为,石月亮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一般是不进去,更不准在神仙面前提及他们的名字,所以白天我一直没有给你们讲。其实,今天我们到的地方傈僳话叫“赶马批”,是大窟窿的意思,每到皓月当空,照在石窟窿后面白色岩子上的月光经过反射,照进石窟窿里,从远处看,石窟窿就像月亮一样发光,所以傈僳族就把它称为“亚哈巴”,就是石月亮的意思。

天一亮,我们又爬上了石月亮正对面的亚辣子托布,这是一座独立的山峰,与石月亮遥遥相对,是观赏石月亮最好的地点。此时,太阳刚从碧罗雪山喷薄而出,慢慢地照在月亮峰上,随着太阳的升高,云雾由红变白,慢慢散去,石月亮也渐渐地露出了靓丽的倩影,她像一个绽开笑容的傈僳姑娘,脉脉含情地注视着我们。

时隔10年,忙于俗事,渐渐忘了抚摸石月亮的感觉。可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也许是我太钟情于石月亮,或是石月亮对我有情,10年后的秋天,在贡山县的贡打当神山游玩,无意中在乱石堆里发现一个酷似石月亮的石头,那造型就是活生生的小石月亮,更让我惊奇的是石头上窟窿内空正好是石月亮的千分之一。我常把它摆在案头,每当看到它,又使我想起那风情万种的石月亮。

罗金合 摄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