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龙海

2020-04-24 00:35:00 浏览:{{ hits }}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大爱刻在峡谷间

  ————记怒江州农业局职工何龙海事迹

  天地有大美,于平凡处得。心中有大爱,在内心处藏。

  ——题记

  山,从峡谷深处薄雾中挤出,它博大、灵动,撼起万千激情。

  水,从青藏高原云端走来,它勇住直前、不舍昼夜,滋养出感人的故事无数。

  人,是怒江峡谷的儿女,是大山的子民。每个人用206块骨骼撑起担当、坚韧,撑起边疆的明天。

  奔腾的怒江造就了峡谷儿女自强不息的禀性。

  磅礴的山河铸就边疆人民宽厚仁爱的大山品质。

  他是一位农业系统普普通通的职工、一名有着2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2017年2月21日,他与3名同事到福贡县开展决战脱贫攻坚工作。当天下午,他们返回泸水市途中,一块100多斤重的巨石突然从山顶飞奔而来,砸向他驾驶的车辆。面对突然而至的危险,他临危不惧,强忍巨痛,果断采取措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以救下同志、牺牲自己,保护了国家财产安全的行动,诠释了一名大峡谷男子汉、一名共产党员对什么是责任和担当,什么是大山品质的内涵。他就是怒江州农业局职工何龙海。

  巨石飞来,他用生命完成了最后一次完美停车

  每当提起何龙海出事时的场景,在怒江州农业局从事驾驶工作、身材魁梧的李忠彪总是忍不住眼泪盈眶。他说:“何龙海与我是在1997年从外单位同时调入州农业局,他脾气好。那些年作为驾驶员出差是家常便饭,说实在,工作20多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远比与家人在一起还要多了。何龙海出事的那天早上8点多钟,我在楼梯口碰到了他,由于我到昆明出差了一段时间,我俩好久没有见面了,我正准备同他吹上几句牛,他却说忙不赢了,马上要去福贡县出差。”“他边拿着茶水杯,边跟我说了句,走了,再见!说完就转身走了,没想到这几句话竟成了永别。当我与单位同事赶到医院时,只见何龙海右边额头上有一个深深的伤口,右胸口有一个洞,血水还在不停地往外冒,太惨了…………”李忠彪边用手拭着泪花,边哽咽地补充说道。

  2017年2月21日清晨,大雨洗劫后的怒江大峡谷天空,如同一块沉睡的铅皮,灰蒙地发出清冷的白光。

  从泸水市到福贡县的公路犹如一根飘带,时隐时现在高耸入云的高黎贡山和峰峦叠翠的碧罗雪山崇山峻岭之间。由于连日降大雨,塌方痕迹随处可见。公路边,从山坡上冲刷下一堆堆泥沙。江水浑浊,巨浪拍打着两岸的山岩,发出震天的巨响,空气里飘浮着泥土的腥味。

  何龙海自已也数不清参加工作28年来,他是第几次行驶在这条路上。作为一名从事驾驶工作的人员,他对这条路的情况,如手上的掌纹一样再熟悉不过了,但他也深知在一边是悬崖绝壁,另一边是奔腾咆哮的怒江边开车,特别是在雨季地质灾害多发的时段开车,时刻面临不可预见的危险。因此,一路上他开得很小心、很谨慎。

  当天下午,何龙海与3名同事完成了在福贡县的工作任务,沿着崎岖蜿蜓的公路返回泸水市六库镇。

  16时24分,何龙海开车途经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观景台附近路段时,忽然山坡上传来异响,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呼隆一声巨响,一块100多斤重的巨石从天而降。巨石如一把利剑直刺向他们的车,击穿前挡风玻璃,狠狠地砸向他。玻璃碎片飞射向他的脸,顿时鲜血直流,血水模糊了视线,他感到浑身刺痛,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同时在撕咬着他的身体,仿佛要将他撕碎。

  危急关头何龙海强忍剧痛,咬紧牙关,明知车辆即将失控飞下百米悬崖、坠入波涛汹涌的怒江之际,他没有犹豫,没有惊慌,没有退缩,果断采取措施,以一名职业驾驶员高超的技能和顽强的毅力,紧急制动并向右打方向,一米、两米、十米、二十米、三十米…………车子缓缓前行,最后稳稳地安全停下,完成了一系列完整的安全停车措施,3名同事安然无恙,而浑身是血的他却倒在了驾驶室里,虽经怒江州人民医院全力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于2017年2月21日18时25分,与世长辞,终年47岁。

  行车记录仪完整地记录下了当时突然发生的一幕。当被巨石击中的一瞬间,何龙海本能将头往后靠了一靠,脸上鲜血直流,表情看上去极其痛苦,但他没有紧急刹车或猛打方向盘,而是强忍疼痛让车缓缓减速,靠右前行了一段距离后将车停在公路右侧山体下方。最后,他吃力地说了句:“车子停好了。”说完便倒在了方向盘上,再也没有醒来。

  参与抢救的医生发现,这块从天而降、重100多斤的巨石,造成何龙海肝脏破裂及多处挫伤,右臂及肩部粉碎性骨折。

  泸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据的鉴定书上这样写道:“当日对何龙海尸体进行检验,系颅脑损伤并胸腹部挤压综合征死亡。”

  灾祸无情,瞬息间阴阳相隔。同车的曲义才满怀悲痛地说:“车子停下后,我打开车门下车大声喊何师付…………只见他嘴角和身上全都是血,始终没有应声。如果不是他技术过硬,车子飞出左侧公路,坠入200多米悬崖下湍急的怒江,后果想都不敢想。如果当时车速太快,车子撞向公路右侧的坚硬岩石,后果也是不堪设想,是龙海救了我们3个人的命。”

  怒江州泸水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事故调查报告上清楚地写着:近期,怒江州泸水市辖区连续降雨,辖区道路上时有山体落石发生。事故现场位于泸水市大兴地镇境内丙瑞线K254+800米处,现场道路为潮湿平直的沥青路面。道路呈南北走向,南往六库方向,北往福贡方向。道路东侧为斜坡、怒江,西侧为山体。驾驶人何龙海驾驶小型普通客车(载4人,包括驾驶员)行经该处时,被西侧山体一个35cm×30cm×39cm、重量为51kg的落石砸中。落石砸穿正常行驶的车辆的前挡风玻璃后车辆前行33米,在道路西侧山体下停靠。事故原因为山体落石砸中正常行驶在道路上的机动车,属于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的事故…………。

  参加事故现场救援的怒江州公安局交警支队事故对策科科长贾春雄说:“在受如此重伤的情况下,对一般人来讲根本无法再完成安全停车操作,从现场调查情况看充分说明了驾驶员不仅毅力超强,而且驾驶技术过硬。”

  峡谷深切,群山绵绵,山高坡陡,水急谷深。在风光绝美,但地理环境险恶的大峡谷,工作条件的艰苦程度是没有到过怒江的人很是难想象的。当他们走在决战脱贫攻坚,服务群众奔小康路上时,不仅要付出千百倍的辛勤汗水,而且要时刻直面行走滔滔怒江边时不测风云和旦夕祸福。

  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没有人不愿健康地活着。几个老驾驶员讲,说实话,遇到这种情况,普通司机首先想到的是躲避飞来的巨石,要么趴下,要么猛打方向盘避开,但更容易引发翻车事故。面对突如其来危险,在生与死的决择时,何龙海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什么是大峡谷人的情怀。

  无怨无悔,他用28个春秋践行了自已的誓言

  “干就一定要干好”,这是何龙海经常讲的一句话。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何龙海的简历上这样记录:何龙海,男,白族,1970年8月25日生于泸水市六库镇。1989年7月毕业于云南省交通技工学校汽车驾驶专业。1989年7月分配到怒江州乡镇企业管理局工作;1990年8月至1991年在怒江州运输公司工作;1991年至1992年4月在泸水县农业局工作;1992年5月至1997年在泸水县委组织部工作;1996年8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97年至2017年2月在怒江州农业局工作。

  他从事过多个部门工作,无论在哪个岗位,都干一行爱一行,任劳任怨、恪尽职守。

  参加工作28年来,他主要从事驾驶工作,对车辆做到勤检查、勤保养、勤检修。他常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车子坏在路上,既影响了工作效率,又堵塞了交通。每次车辆入库前,他都要习惯性的围车转几圈,观察车是否漏油、漏气,是否有小问题,确保车辆完好后才安心开进车库。每次下乡或出差归来,只要车辆不是太脏,他总是不顾劳顿,自己动手清洗,随时保持车辆干净整洁。作为一名有着20多年驾驶经验的老驾驶员,他从不摆老资格,只要是单位里有安排,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深更半夜,他都爽快的答应,认认真真完成,为其他驾驶员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2005年2月13至17日,离怒江州府240多公里的贡山县历史上罕见的暴风雪恣意地席卷着这个素有“三江明珠”美誉的边陲小县。一时间,风雪肆虐,天寒地冻,全县境内大部分地区转眼就从暖意融融的春光掉进天寒地冻的严冬。部分交通、电力中断,通讯受阻、四处告急,有2000多名群众和部分游客被困,亟需救援和疏散。

  “灾害面前,党员干部要冲在抗灾救援最前沿!”这是州委、州政府向全州干部职工发出的号令。

  回忆起到贡山县参加救援的经历,时任怒江州农业局副局长罗波说:“那真是一场生死考验!”接到上级命令后,我和何龙海运着救灾物资立即赶往灾区。当时气候条件十分恶劣,风雪交加,道路上到处都是积雪,车辆不时打滑,稍一加油,车辆就整体滑动,险象环生。我们几经周折终于将救灾物资运到灾区,并与公安民警、武警官兵一起迎着刺骨的寒风,踩着齐膝的冰雪,全力投入抢险救援、疏散转移被困群众和游客工作,经过3天3夜连续奋战,圆满完成了任务。

  据何龙海的同事介绍,何龙海告诉他们:“开车多年那是最凶险的一次行车,车子差点就滑下了山沟。”

  2008年“5.12”汶川地震发生后,何龙海从电视上看到灾区群众生活物资紧缺,急需社会各界帮助后,他主动同妻子商量向灾区捐款献爱心。他说:“发生了这么大的灾情,这么多人生死离别和受伤,我们再难也没有灾区的人难,我们捐点款为灾区群众做一点事。”在当时夫妻俩工资收入不高,家中每月一半以上的工资都要按时还住房贷款,而且当月刚好交了儿子参加学习辅导班学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情况下,他们夫妻俩还是毅然决然地将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仅有的2800元钱捐给了灾区。

  在领导眼里,何龙海虽然话不多,可踏实、敬业、尽责,再急再重的工作任务,都可以放心地交给他。面对工作,他从来没提过任何困难,也没提过任何要求,更没打过折扣。

  他质朴的为人、扎实的作风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先后多次获得州、县级的表彰。

  驾驶员岗位普通,从事的工作决定了他们必然平凡。没有轰轰烈烈,有的只是日复一日出差下乡默默的付出;没有鲜花和掌声,有的只是从春到冬年复一年寂寞的坚守,但每一份付出和坚守都为边疆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添砖加瓦。

  平凡孕育着伟大,从一滴水可以看到阳光的七彩。平凡的工作中,总有一种责任与奉献让人感动,就像风的力量,无需张扬铺排,却能让人铭记于心,无需渲染夸张,却能使人震撼!何龙海就是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他在平凡的岗位上付出了全部的热情,用心、用情努力把每件小事做实、做细、做好,用脚踏实地的实际行动为全州农业系统的干部职工树起了一面旗帜,立起了一根标杆。

  热心助人,他不在乎别人说有点“傻”

  何龙海为人随和、忠厚,助人为乐是他的家常便饭。有人说他有点“傻”,这话还一点也不假。让我们一起看看工作20多年来他干的一些“傻”事:

  怒江州是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州,拥有世界级的水能资源、矿产资源和旅游资源,但由于受自然条件和受历史的影响,“基础差、底子薄、生态弱、人民穷”仍是怒江目前的真实写照。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怒江发展,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怒江工作先后作了重要批示和要求,汪洋、王正伟等党和国家领导深入怒江视察调研,给予怒江极大的关注和支持。国家出台了支持云南怒江等州市加快建成小康社会进程的意见,国家有关部委多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怒江发展问题。省委、省政府出台了支持怒江发展的一系列重大举措,筹集了巨额资金投入。珠海市和三峡、大唐、中交集团等单位拿出真金白银进行对口帮扶,怒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实现跨越发展”是怒江州委、州政府向全州干部群众发出的号召,也是全州干部群众的行动指南。

  按决战脱贫攻坚的部署,每个单位都要负责挂勾联系一个行政村,不脱贫、不脱勾,并纳入部门绩效考核和干部实绩。明确要求从领导到普通职工都要有自已的挂勾帮扶联系户,有精准扶贫计划,有脱贫的具体目标任务和完成时限。怒江州农业局负责挂勾联系泸水市老窝镇荣华村。按局里“挂包帮、转走访”工作要求何龙海负责2户挂联户。

  何龙海老家在泸水市六库镇新田村西北山村民小组,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兄弟姐妹共4人,他排老大。小时候家中虽说父亲在政府部门工作,但当时工资微薄,既要赡养祖父母,又要负责一家人的日常开销,根本无法养活一大家子。为了让儿女多读点书,今后有出息,何龙海的母亲每天都早出晚归干着重体力活。后来进了城,她当过清洁工,做过保洁员,卖过蔬菜,以缓解家庭经济的压力。何龙海深知农村生活的艰苦,知道地里刨食的不易,对农村深怀感情,他服从局里的安排,尽力为挂联户解决生产生活上的困难。经努力2016年底他负责的一户人家实现了脱贫目标,另一户挂联户住在老窝镇荣华村14组,户主王杰李,一家有3口人,年人均收入只有1500元左右。目前,还未脱贫。

  2017年春节过后一上班,何龙海便来到挂联户家中走访了解,帮助他们早早规划新一年的生产生活,解决急需办理的事项。那天下午,他走访完挂钩户,并在笔记本中一一记录下他们的要求。做完这一切后,他到村里走了一圈。有位村民看到他,并知道他是从农业局来的扶贫干部,便主动上前同他闲聊。那位村民告诉他,自从中央电视台《舌尖上的中国》播放了怒江拍的片子,一些民族特色饮食愈来愈受到外地人的关注,这几年老窝火腿名气大增,听人讲老窝火腿店已从怒江大峡谷开到了首都北京。如果规模化养殖一批生猪,出栏后做成老窝火腿卖到市场上,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那位村民告诉他自已想发展养殖业,却一直苦于没有资金,想请何龙海帮忙向农业局的领导反映一下能不能扶持他几头猪?何龙海一听,这是大好事,便当即答应帮忙争取。

  回到单位上班后的一天清晨,何龙海怀着试试看的想法忐忑不安地敲开了局长办公室的门。

  “局长,我有点事想跟你汇报一下。”何龙海看着正在圈阅文件的胡荣才局长说道。

  “什么事,坐下来说。”胡荣才局长停下手中的笔,和气地问道。

  何龙海于是把走访时了解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并补充道:“荣华村那户人家养猪方面有经验,帮他解决几头猪仔,他一定会养好。”

  “你挂联户?”

  “不是。”

  “他具体要几头?”

  “四五头。”

  “今年畜品种改良项目下来后,先给他15头养养看,我们派个技术员指导他一下。如果养好了,再帮他扩大规模。”

  听胡局长这么爽快地答应,何龙海还以为是自已耳朵不好使,听错了。

  只见胡局长解释说,局里针对荣华村实际情况制定了茶叶种植、蔬菜种植、生态鸡养殖、商品羊存栏、商品猪出栏、劳务输出等“十个一”精准扶贫计划。仅2016年局里通过积极协调争取,共投入了各类项目资金3000多万元,帮扶挂联点群众,但目前生猪殖养尚未形成规模,没有规模就无法做出自已的特色,形不成品牌效应。现在挂联村里还有一小部分人仍存在“靠着墙角晒太阳,领着低保混日子”等靠要思想严重。我们精准扶贫就是要扶持那些自力更生,想致富、敢闯拼,有技术、能干事的人,这也符合政策要求。对主动想致富的人我们要大力帮扶,等他们富了,既为老百姓实实在在做了几件事,树了标杆,也是最有效的宣传。这样的事不仅要干,而且要大干!你深入农户走访调查,面对面了解真实情况,工作认真负责,而且完全出于公心,我一定支持你。

  这件事被同事和朋友知道后,他们开玩笑地对何龙海说:“你太傻了,要帮扶也要首先考虑你自已挂联户,最起码到年底考评时,挂联户脱贫了,你任务不就完成了,这不是更好吗?”

  对此,何龙海憨厚一笑说:“能够帮扶贫点村子的里人做点有益的事是好事啊!再说帮哪个也是帮,帮了一个是一个。”

  何龙海为人忠厚,不喜欢夸夸其谈和自我宣扬,对于别人的褒贬,他总是憨憨一笑、淡然置之。

  怒江州农业局人事科的李玉成说,在昆明出差时,只要是同事打电话给何龙海请他办事,他都会利用空余时间帮忙完成。单位里的一位同事通过再教育取得了本科学历,但需带着相关材料到省教育厅认证,那段时间这位同事手头工作较多走不开,正巧他要送领导到昆明开会,这位同事便委托他代为办理。他从未到过教育厅,也没办过学历认证的事,但他没有丝毫忧豫,当即就一口答应下来。同去开会的同事对他说:“你自已也不知道怎样办就不要答应人家了嘛,再说你不嫌麻烦吗?”他却回答说:“如果让他自己来办,往返两天,办证一天,少说也得花三天时间,耽误时间不说,车费、住宿费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们既然到昆明了,少休息一下就可以帮他办了。”最后,他自已掏腰包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出租车司机的指引下来到省教育厅,用了一天时间帮同事办完了学历认证全部手续。

  曾与何龙海一同在泸水市委组织部工作,现已退休的老干部杜成芳老人说:“当时组织部有一位同事身患癌症,受组织委托,我与何龙海将他送到昆明接受治疗,并多次利用周未前住昆明看望他,治疗三个多月无效后,何龙海又亲自到昆明将他接回来,并一直陪伴了7天7夜,直到那个同事病故,何龙海还亲自将那个同事的遗体送回老家安葬。”

  2017年春节前夕,何龙海回到他的老家新田村西北山小组,自己拿出2000多元钱看望了村里80岁以上老人。参加工作以来,他先后花了1万多元资助家乡考取大学的农村学生。

  何龙海这样的“傻”事举不胜举…………

  每当面对同事和朋友们开说他“傻”的玩笑,他并不在乎,他回答说:一个人做点有意义的事总是好的,至于别人怎说并不重要。

  和普通人一样,何龙海也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小家庭,但作为一名驾驶员,时常出差,对家里的事情几乎成了“甩手掌柜”,照顾老人和孩子的家庭重担都落在了妻子身上。农业局是个大部门,管理面广、站所多,作为一名驾驶员他必需随叫随到,保证工作所需。他因工作太忙,自从儿子上学起,他几乎没有给他开过家长会,未能尽到一位父亲应尽的责任。何龙海母亲年迈多病,特别是在2008年至2011年期间,病因一直没有确诊,母亲整日疼痛难忍。父亲患低血糖症,也需要有人照顾。因工作忙他无法好好地陪伴两位老人。对此,他也感到酸楚和心痛,对家人难以言表的内疚与欠意久久不能消散,但从未因此而影响工作。

  有人说: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已的事再大也是小事。但有多少人真正能说到做到?何龙海用实际行动作出了最好的回答。

  海阔心无界,山高人为峰。何龙海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用自己的一片赤诚与坚守,诠释了简单中的丰富、平凡中的伟大!

  浩气长存,人们不约而至送他最后一程

  听说曾经帮扶过自已的农业局干部何龙海不幸因公殉职,家住老窝镇荣华村的敖正英大妈一大早就从30多公里外的老家赶来。正英大妈边抹着眼泪,边说:“这样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说没有就没了,老天爷眼睛长到什么地方去了…………”

  怒江州农业局办公室的谢金杨本来在福贡县下乡,听到噩耗后,立即购买车票从福贡县返回,就想在入棺前再最后看一眼这位工作中的好同事,生活中的好大哥。他强忍悲痛,连夜撰稿,写下了近万字的何龙海先进事迹材料。他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何龙海那些平凡而又闪光的点滴故事,不至让一名老共产党员把危险留给自已,把希望送给别人的大爱情怀默默无闻、湮没在历史的尘土中。

  得知何龙海不幸因公殉职的消息后,怒江州农业局副局长赵武孙悲痛难抑,奋笔疾书,深情地写了一幅挽联:

  危难时刻履职尽责天地同泪洒

  含笑九泉抛妻弃子难报父母恩

  赵武孙副局长还赋诗一首,以寄托对何龙海的哀思和追念:

  南来北往春又冬,夜没晨继年复年。

  净空云滞风长恸,怒江水乱影无踪。

  黄梅不落,青梅落。人世间最悲痛之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家老大这个人老实,参加工作后,为供弟弟妹妹读书,周末一有空他就主动帮我做事。前几年我身体不好,他就开车送我到保山、下关、昆明看病。”

  “他每月按时给我们生活费,并逐年提高。考虑到我孙子在昆明读大学,开支多了,我们不让他给了,但他却始终坚持每月给我们。”

  “他走了,叫我们老两口怎么办。”说起儿子,何龙海年迈的母亲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听到儿子去世的消息,她几天都吃不下饭,只是不停地哭泣。

  “虽然他时常出差在外,但只要他在家里面,都会抢着做各种家务,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结婚20多年来,他从未对我有过激言语。”

  说起自己丈夫的点点滴滴,在怒江州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工作的妻子李雪芳忍不住失声痛哭,她始终不相信丈夫会狠心抛下她和儿子独自离开。撕心裂肺的哭声,刺痛着每一个人的心。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无语问苍天。

  何龙海答应在云南省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读大四的儿子何涛,等何涛毕业后全家人一起去全国各地好好游玩一番,但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儿子面前,儿子翘首以盼等来的却是父亲突然离世的噩耗…………

  何龙海走后,何涛的微信朋友圈里不时收到这样的话语:“何涛挺住,你爸是世界上最美的爸爸!”

  何涛知道虽然爸爸总是在出差,和他见面的机会不多,但他知道爸爸都是在做有意义的事。

  一代伟人毛泽东在他那篇著名的《为人民服务》演讲中说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今后我们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

  何龙海在决战脱贫攻坚路上不幸因公殉职后,怒江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州委书记童志云,州长纳云德,州委副书记卢文祥,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文辉,副州长邹松,省能源局副局长乔国新等领导纷纷致电吊唁。

  怒江州委办、州政府办、州直机关工委、泸水市委办、泸水市政府办、州县农业系统,州县有关单位,以及何龙海生前初中、高中同学等40多个单位和个人纷纷前来敬献花圈和挽联。

  2017年2月23日下午13时,何龙海遗体告别仪式在怒江州泸水市殡仪馆举行。怒江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泉,州政协主席陈建平,州委常委、州委秘书长张杰,州人民政府秘书长李海曙,州农业局领导班子和全体职工,以及何龙海生前同事、亲友自发排成长长的队伍,来送他最后一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怒江州农业局局长胡荣才几度哽咽地介绍着何龙海的生平:

  何龙海同志的突然离开,作为何龙海同志的亲人,同事和朋友,无不深感悲痛和惋惜…………。

  “龙海,一路走好!”不少人在殡仪馆流下了眼泪。

  六库地区一些群众听闻何龙海救下同事、牺牲了自己的壮举后说:“他是我们怒江的骄傲,我们为他自豪。他传递出的正能量温暖着人心、温暖着这座小镇。”

  生命的长度不在我们手里,但生命的厚度却握在我们手中。如果以长度来衡量,何龙海的一生,是急促短暂的,但如果以厚度来计算,何龙海的一生,是广博无垠的。他用生命诠释什么是高原情怀,大山品质。

  何龙海走了。他带着对工作、对家庭、对生活的无限眷恋,永远地离开了喜爱他、牵挂他的亲人、同事和朋友。

  何龙海走了。走得太匆忙,但他平凡而光辉的形象,忠诚、担当、大爱、无私的精神将永远定格在怒江大峡谷的大地上,必将铭记在人们心中。


推荐阅读